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 正文 分節閱讀_7

正文 分節閱讀_7

作品: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作者:關心則亂 字數:1825518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可是衛姨娘特別點背,立時就一命嗚呼了。

    衛姨娘的死,讓盛紘陡然清醒了,縱然沒有像對林姨娘那般情義,終歸也是同床共枕過的女人,看見她死在一攤血泊中,盛紘終于意識到家庭內部的矛盾已經激化了,作為一個常年外放任實差的官員,盛紘如何不明白衛姨娘的死其實是府里規矩敗壞的結果。

    妻妾斗爭的慘烈讓盛紘不寒而栗,,于是他下決心整頓了,要恢復良好的家庭等級規矩,就得放棄對林姨娘的過度偏愛,從情海中爬上岸,站在大家長的角度,公平持中的管理家庭。

    不過就算如此,他也還是不敢把林姨娘和她的孩子完全交到王氏手中處理,他知道這兩個女人的嫌隙怕不是一天兩天就可以抹平的。

    王氏這次基本上獲得了想要的東西,就算她依然在愛情上斗不過林姨娘,至少也獲得了在家庭中唯一的女主人地位,正房妻子對妾室始終是提防的,尤其是面對貴妾時,更有危機感,就像黛玉說的,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

    寶玉他媽對趙姨娘那樣無所謂的態度是建立在兩者實力懸殊太過的情況下,一個是豪貴的王家,一個則全家都是奴才,連自由人都不算,自己還是家生子。

    而王熙鳳之所以會那么忌憚尤二姐,卻不把秋桐放在眼里,就是因為尤二姐是貴妾,而且她自己出嫁多年,都二十多歲了還一直沒有生兒子,本就屬于犯了七出,沒有不讓納妾的道理,只不過有娘家撐腰才一直無人說她,一旦尤二姐生出了兒子,不說會取代她,至少也會危及她的地位,所以當王熙鳳一聽說尤二姐的事情,就立刻把劍出鞘。

    妻妾之爭,是一個很復雜的命題,包含了智慧,毅力,膽量,家庭背景,個人性格,當然還有運氣,種種因素在里面發生作用,只能說優勢基本上還是在妻子這一邊,妾室哪怕有二房奶奶的地方,但殺出重圍被扶正的可能性也還是并不高。

    整部紅樓夢這么多倒霉女子,也只有一個嬌杏有這養的運氣,平兒和香菱后來到底有沒有被扶正還兩說,就算被扶正了,也是薛蟠和賈璉落魄之時了,算不上是什么天大的好事。

    而這位可憐的衛姨娘不過是眾多倒霉小妾中的一位,她的死就像大海中的一朵微小浪花,雖激起過一些動靜,卻最終被無聲無息蓋過。爾后,盛紘和王氏為了家族體面,逐一替換府中仆婦下人,而林姨娘自己當然不會提,漸漸的,盛家無人再提起衛姨娘的死,甚至沒幾個人知道當初這位慘死的美麗怯弱的女子。

    姚依依想到這里,又沒有生存意志了,她既沒有實力派的姨娘做生母,又不是嫡母所出,她將來在盛府的地位會很微妙的,她這次投胎實在是雞肋,比差的要好些,比好的又差些,比上很不足,比下卻沒余出多少。

    怎么做才能在這個世上好好活下去呢?五歲快六歲的盛明蘭開始嚴肅思考生存問題。

    第6回

    盛紘同志新官上任,新任期新氣象,他有心打造登州第一家庭的良好形象,給全州老百姓做一個父慈子孝全家和樂的好榜樣,為建設封建社會良好風貌的新登州做出貢獻,于是在上任交接完成之后,挑了一個風和日麗的早上,帶著王氏并三子四女和幾個丫鬟婆子,聲勢浩大的來給盛老太太請安。

    進了壽安堂正廳,盛紘和王氏向盛老太太行過禮,分別坐在羅漢床兩邊的方椅上,接著讓仆婦領著幾個孩子按著次序一一行禮,先是三個嫡出的,再是四個庶出的,沒有妾室。

    明蘭,就是姚依依同學,清早起床渾渾噩噩,連早飯都沒吃,就被抱出房間,被一個十四五歲的丫鬟領著行禮,她排行倒數第二,輪到她磕頭時,已經有些醒了,這頭一磕下去,她立刻就完全清醒了,結結巴巴的跟著說了句:“給老祖宗請安?!?br />
    很久沒說話,又怕說錯話,明蘭一開口就是語音稚弱,說話不利索,立刻引來幾聲輕輕的嗤笑,明蘭轉頭去看,站在一邊的如蘭小姑娘正輕輕掩著嘴,她身邊站了一個眉目清秀的小姑娘,看著似乎稍微大點兒,估計是排行第四的墨蘭小姐,她頭戴一對點翠的白玉環,身穿湖綠色的細紋羅紗,站姿規矩,頭微微下垂,溫婉又恭敬。

    盛紘微微皺眉,去看王氏,王氏立刻瞪了如蘭身邊的媽媽一眼,那媽媽惶恐的低下頭。

    瞧著如蘭和墨蘭兩人,盛老太太心中嘆息,又再看看呆頭呆腦的明蘭,被人笑話了也不知道,還傻傻的站在當中,一副懵懂迷茫的樣子,她不動神色的呷了口茶,眉目低垂,等到最小的盛長棟也行完了禮,她道:“我素日清凈慣了,不喜人多熱鬧,都是一家人,何必拘禮,還照往常,只每旬來請安罷?!?br />
    王氏粉面泛紅,估計昨晚睡的很好:“瞧老太太說的,在您老面前盡孝原就是晚輩的本分,前幾年是我不懂事,疏忽了孝道,前兒被老爺說了一通,媳婦已經知錯了,望老太太瞧在媳婦蠢笨的份兒上,莫要與媳婦一般見識,媳婦在這兒給您賠罪了?!?br />
    說著便站起來給盛老太太跪下,盛老太太看了盛紘一眼,盛紘連跟著一起說:“母親,莫說這晨昏定省,就是時時給您端茶遞水都是她應當的;若是母親不允,兒子只當您還在生媳婦的氣,御家不嚴都是兒子的不是,兒子自當去父親靈前領罪?!?br />
    說著也給盛老太太跪下了,王氏用帕子抹了抹臉,紅著眼睛道:“母親,兒媳真知錯了,往日里在娘家時,兒媳也學過百善孝為首,自打進了盛家門后,卻被豬油蒙了心,左了性子,疏忽了對您的孝道,老太太盡管罰我就是了,千萬莫要往心里去。老太太若是怕人多嫌吵鬧,往后我們分著來請安就是了?!?br />
    說著低聲啜泣,盛紘也雙眼紅了起來。

    明蘭站在左邊最后一個位置往前看,心里暗想,這夫妻兩人不知不是不昨晚連夜排練的,一搭一唱配合的十分到位,說眼紅就流淚,明蘭懷疑的目光不免溜向他們的袖子,難道是洋蔥?正想著,對面的三個男孩子和這邊的女孩子們已經齊齊跪下,紛紛懇求盛老太太,一個個言辭懇切,好像盛老太太如果不答應他們來請安,他們就立刻要心碎難過的死掉了一樣,如蘭小姑娘慢了一拍,被身后的媽媽推了一把,也跪下了,明蘭一看,也后知后覺的跟著跪下,就是不知道說什么好。

    盛老太太見狀,長嘆一聲,也不再堅持,揮揮手讓丫鬟把盛紘夫婦扶起來:“既如此,就依你們吧?!闭f著,又看了呆呆的明蘭一眼,瘦弱的小姑娘又是最后一個自己站起來。

    盛長棟年紀太小,站都站不穩,磕過頭后就被婆子抱走了,剩下的人都依次坐下。

    明蘭以前一直不怎么清楚請安是怎么回事,從字面意思來說,請安就是問老太太一句‘how are you’的事,頂多加上兩句‘will you die’或者‘are you ill’之類的,但看著小丫鬟們給幾個少爺小姐分別端上圓墩杌子之后,明蘭覺得自己應該更正觀念了。

    請安,是古代內宅很重要的一項活動,管事的媳婦對婆婆匯報最近的工作情況,或者請示將來的工作計劃,如果孩子是養在婆婆跟前的,那就抓緊機會看兩眼自己的娃,免得回頭都認不出哪個娃是哪個肚皮生產的,如果孩子是養在自己身邊的,就拿出來給祖父祖母看看,搞點兒天倫之樂,或扯些家長里短,逗老人家開心。

    可惜王氏很久沒有干這份工作了,口氣熟絡不好生疏也不好,更加掂量不好和盛老太太說什么,所以今天盛紘同學特意陪著來請安,充當和事老之外,還要負責率先打破冰面。

    “母親,這幾天住的可慣?這登州天氣和不必泉州溫暖sh潤?!笔⒓嚨?。

    “是涼了些,不礙事?!笔⒗咸?。

    “我到覺得這登州比泉州好,大山大水的,高高闊闊的,臨海近氣候也不干,我說老爺是得了個好差事,不寒不燥的?!蓖跏闲Φ?。

    “我一個老婆子倒沒什么,不知幾個小的覺得如何?可有不適?”盛老太太說,眼睛望向左右兩排的孫子孫女。

    王氏熱切的目光立刻掃向盛長柏,長柏哥哥規規矩矩的站起身,微微躬身:“回老太太的話,孫兒覺得很好?!?br />
    結束,十二個字,簡明扼要,然后坐下。

    盛老太太放下茶碗,看了看盛紘和王氏,然后去看剩下幾個孩子,盛紘沒有什么反應,王氏好像有些尷尬,偷偷瞪了兒子一眼。

    第二個說話的是盛長楓,他生的與胞妹墨蘭頗為相似,圓潤白凈的小臉上掛著謙和的笑容,聲音清亮:“泉州溫軟,登州大氣,一地有一地的好處,我朝天下焉有不好?孫兒前幾日讀到杜子美的詩,‘岱宗夫如何,齊魯青未了,造化鐘神秀,陰陽分割曉’,山東既出圣人,又有泰山,真是好地方,哪天老祖宗有興致,咱們還可以去看看那封禪之山呢?!?br />
    話音朗朗,吐字清楚,看的盛紘連連點頭,眼露滿意之色,盛老太太也忍不住多看他兩眼,道:“楓哥兒好學問,都說楓哥兒讀書是極好的,詩詞文章頗得先生夸獎?!?br />
    一時壽安堂內氣氛融洽起來了,盛紘更是高興,幾個小的也松了口氣,只有王氏笑的有些勉強,明蘭偷眼看去,發現她正死死的揪著手絹,好像在卡著盛長柏的喉嚨,好讓他多吐出兩句話才好。

    華蘭看了看王氏,轉頭向上座嬌嗔道:“老祖母盡夸著三弟,可是嫌棄我們這些丫頭了?!?br />
    盛老太太和煦的笑著:“你這孩子胡說什么,你小時候是老爺手把手教的讀書寫字,又特意為你請過先生,誰敢嫌棄我們家大小姐?華丫頭大了,反倒愈發淘氣了?!?br />
    盛華蘭出生在最好的時候,那時王氏與盛紘新婚燕爾,與盛老太太婆媳和睦,沒多久又有弟弟出世,盛華蘭嬌美討喜,作為嫡出的大小姐真是集千萬嬌寵于一身;她在盛老太太跟前也養過一陣子,因為王氏不舍得,又給送了回去,但已是孫輩里和老太太最有感情的了,相比之下,一母同胞的如蘭小姑娘出生時就沒那么風調雨順了。

    “父親教過姐姐?那為什么不教我?我也要請先生!”果然,如蘭跳下矮墩,跑到盛紘身邊,拽著袖子撒嬌道。

    王氏把如蘭扯到自己身邊,斥道:“不許胡鬧,你父親如今公務繁重,如何能陪你玩,你連描紅都坐不住,請什么先生!”

    如蘭不肯,跺腳撅嘴,王氏又勸又哄,盛紘已經沉下臉來了,盛老太太微笑著看,這時一直安靜不語的墨蘭突然說話了:“五妹妹年紀小,描紅又最要耐性子,自然無趣,不過學些詩詞道理卻是好的,我覺著也不用請先生了,大姐姐學問這樣好,不如請她來教,豈不正好?”說完,抿嘴而笑,斯文天真。

    盛紘見女兒說話周到,態度柔雅,忍不住贊道:“墨兒說的好,女孩子家不用科舉仕途,自無需認死理的練字,不過讀些詩詞文章陶冶性情卻是不壞,華兒得空教教如兒也好,身為長姐自當教導弟妹?!?br />
    王氏臉上一曬,不予理睬,華蘭微有不屑,盛老太太卻在看唯一沒說話的盛明蘭,她正傻傻的看著墨蘭,心中又是嘆息。

    東拉西扯幾句之后,王氏慢慢把話題帶到華蘭的及笄禮上去,沒說兩句,盛老太太就發話讓媽媽在這里擺早飯,分擺兩桌,一桌在正房,三個大人吃,次間擺一桌,孩子們一起吃。

    早飯端上來,出乎意料的簡單,即使是不甚了解情況的明蘭也覺得有些寒酸了,一個大瓷盤里面盛著白饅頭和香油花卷,外加白粳米熬的清粥,還有幾個小菜。

    明蘭抬頭,看見長柏哥哥神色似有歉然,長楓和墨蘭神色如常的起筷用餐,華蘭和如蘭則齊齊撅了撅嘴,雖然動作幅度不一,但角度如出一轍。

    明蘭由丫鬟服侍著也慢慢吃著,回想這幾天在太太屋里吃過的早餐,蓮藕蜜糖糕,奶油松釀卷酥,炸糕,肉松香蒜花卷,蜜汁麻球,棗熬粳米粥,紅稻米粥,臘肉蒸蛋,燕窩燉蛋,干絲清炒牛肉脯,麻油涼拌熏肉絲,十六樣各色小菜拼成的什錦醬菜八寶盒……

    大戶人家講究食不言寢不語,何況他們兄妹六人來自三個不同的生產廠家,這之前連話都沒說上幾句,這會兒就更是只聞得調羹筷子輕動聲。

    吃完早餐,盛紘趕緊去上衙,王氏回自己院子,幾個孩子吃完后也都被不同的媽媽接走了,負責明蘭的那個媽媽在抱廈還沒來,明蘭就跳下凳子,到門口望了望,對于陌生的地方她不敢亂走,但是沿著門口的走廊散散步應該沒關系吧。

    北方的建筑和南方就是不一樣,高闊的廊柱,方正的石板條凳,沒泉州府邸那么精致秀氣,卻也大氣明朗,明蘭扶著墻壁一邊走一邊看,不知
福利彩票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