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這里修仙帶外掛 > 第一卷 開啟仙路 第一百零九章 我要帶他走

第一卷 開啟仙路 第一百零九章 我要帶他走

作品:這里修仙帶外掛 作者:艾子羽 字數:1032148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陳登再次從地上躍起,飛到空中,眼看著這次再沒人能救薛玉堂,得意的露出獰笑。

    突然空中縱橫交錯出現了十幾條碗口粗的鐵鏈組成的鐵網,迎頭把雪豹罩在里面,陳登被捆了一個結實,呼通一聲從空中掉在地上,一群光著膀子的大漢每人手里攥著一根鐵鏈,死死的壓住雪豹。

    薛玉堂從樓上往下一看,只見地上一個渾身小麥膚色的漂亮女孩站在地上笑的甜甜的沖著薛玉堂揮手:“老公,我可找到你了!”

    薛玉堂大驚失色:“玲瓏,快跑,你這些人抓不住他!”

    白玲瓏一聽薛玉堂喊,知道薛玉堂不能在這個時候騙她,剛要讓這群大漢逃跑,就聽見“嘎嘣”一聲脆響,碗口粗的鐵鏈碎成一段一段的,雪豹從里面飛奔而出,快若閃電的在每個人身邊經過,這群大漢一個個捂著脖子倒在地上,鮮血這才從脖頸上面流出。

    白玲瓏就地一滾,轉身就往樓上跑,雪豹一下子撲了個空,看見白玲瓏往酒家里面跑,也懶得再去追,再次躍起在空中,薛玉堂打算爆開道心與他同歸于盡,自己不這么做在場一個也活不了。

    薛玉堂剛要逆轉經脈,就見一股酒劍在空映出一道彩虹,直接把雪豹扎了一個對穿。

    陳登慘叫一聲,撲通一聲掉在地上,化作人形捂著胸口。

    “陳登,看來你是真的活膩了!敢在凈靈院的地盤上傷我親傳弟子!”

    司徒雷鳴緩緩從人群中走出來,劍指一指,酒劍直奔陳登的腦袋而去。

    “司徒老兒,俺來會會你!”

    一股陰森的黑氣,直接打在了酒劍之上,酒劍與黑氣在空中對峙,半晌黑氣一下子消散的無影無蹤,空中傳來一個聲音:“司徒老兒,咱們改日再戰,今天俺先饒了你!”

    司徒雷鳴站在街上口中念叨:“西夏玄冥堂鬼手,他怎么在這?”

    不過面對逃跑的鬼手,司徒雷鳴不打算去追,一是他未必追的上,而是他怕自己孤身前去陷入險境,根據皇城傳來消息,此次來到大宋朝的恐怕不止西夏玄冥堂一家,不過他到不擔心,除了皇城那幾個太上皇,穆桂花也已經趕去皇城了。

    薛玉堂站在樓上看著司徒雷鳴,苦笑一下:“師父,你要再晚來一會兒,就見不到你的親傳弟子了?!?br />
    說完身體往后一仰就昏死過去。

    司徒雷鳴急忙從地上跳到樓上,為薛玉堂把脈,感覺薛玉堂沒生命危險,心中總算是放下一塊大石頭,不過隨即眉頭也皺了起來。

    眾人一臉焦急的看著司徒雷鳴,看見他皺眉都下的夠嗆,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就怕他說出什么不好的消息。

    “他沒事,不過需要休養一段時間!”

    司徒雷鳴回頭看著王胖子:“陳登是修元期,你們是怎么堅持到現在的?”

    這個小鎮之所以劃給凈靈院,是因為這里有著特殊的作用,凈靈院和皇城在這里安排的不少的暗哨密探,盡管有某些不知死活的想要封鎖消息,但是陳登前去殺薛玉堂的消息還是第一時間傳回凈靈院,司徒雷鳴聽說以后,立馬放棄跟穆桂花進皇城,一路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辛虧消息及時,薛玉堂他們也給力,要不然司徒雷鳴過來就只能收尸了。

    王胖子把幾個人是如何拖住陳登一五一十的說給司徒雷鳴聽,當聽到薛玉堂一個人就讓陳登受傷,司徒雷鳴眼睛里露出滿意的神色:這小家伙成長的夠快的,一年前見到他,陳登想要殺他就跟碾死一只螞蟻似的,現在居然能讓陳登受傷了,那可是差著整整三個大境界??!假以時日這個小家伙必然會成為一方巨擎,跺一跺腳都能讓大宋朝顫一顫的人物。

    司徒雷鳴滿意,其中一個人不滿意了:“我老公怎么了?”

    司徒雷鳴驚詫的看著白玲瓏,又挨個看了看在場的滿臉焦急的幾個女生,心中苦笑:這小兔崽子風流債也沒少惹。

    “他沒事,只是抽空了道心,又讓陳登打了一掌受了些內傷,調養幾天就好了!”

    “我要帶他走!”白玲瓏一指薛玉堂。

    司徒雷鳴腦袋直疼。

    “不行!”莉茲.蘭格、王夢蘭、桃子三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他是我老公!你們是他什么人?!?br />
    “朋友、女朋友,我哥?!?br />
    三個人,三個身份,王胖子拉著薛碧翠拽了一把海三,三人退到一邊,他可不想參合這女人的戰爭里。

    “那個,你們聽我說一句!”

    就連司徒雷鳴都小心翼翼的說道。

    “不聽!”

    司徒雷鳴徹底無語了。

    “我要帶我老公走!”

    “不行!”

    “你說怎么辦?”

    四個女生一起指向司徒雷鳴。

    “你們問我?”

    司徒雷鳴一指自己的鼻子。

    “對就問你!”

    “你們要是再不讓我帶他回凈靈院,恐怕他就沒救了,就算是活下來也會道心盡毀變成一個廢人!”

    司徒雷鳴心中暗想:小兔崽子啊,你可別怨師父嘴毒啊,要不然你這些個風流債指不定要爭到什么時候呢。

    “那你還不去!”

    司徒雷鳴真的覺得自己一輩子一個人挺好。

    “王胖子,你個兔崽子躲什么躲,還不把薛玉堂背上送到登仙塔里面去?!?br />
    “噢噢...好好好!”王胖子趕忙把薛玉堂背上。

    正在這個時候,只見黃軍氣喘吁吁的拉著一個老頭往這跑,薛碧翠一看見老頭大喊一聲:“爹!”

    黃軍一看司徒雷鳴在那里站著,嚇的腿一軟,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副院長饒命??!我這就把薛家父女的房子和土地還給他們,以后再也不敢打擾他們了!”

    司徒雷鳴剛剛聽王胖子說事情的起因經過了,冷冷的看了一眼黃軍。

    “回去告訴你大伯,腳要站正,否則小心淹死!你的事,等我徒弟醒了由他處理!還有這對父女要是有什么事,你大伯也保不住你!你走吧!”

    黃軍跪在地上連連磕頭,千恩萬謝的跑了。

    這薛家父女一看司徒雷鳴把問題給他們解決了,急忙就要跪在地上磕頭,司徒雷鳴腳下一用力便消失在眾人面前,不是誰磕頭他都受的。
福利彩票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