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大劍西去 > 第二十二章 我知

第二十二章 我知

作品:大劍西去 作者:月弦心 字數:588464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周歸璨見這么一句話,知不言便好生坐下,不知那苦山上天路是什么意思。又想起安如一說了一個南茹姐姐,想必這名叫南茹之人與知不言之間有何約定吧。

    知不言坐下,將古書放在桌上,抓了抓胡須,道:“也罷,你問吧?!?br />
    安如一走過去道:“不過是向你打聽一個人,何須怕成如此,我又不像南茹姐姐那般兇?!?br />
    知不言眼睛一瞪,似是要說還不兇?但瞧著安如一的眼睛,話又咽回了肚子,道:“那是,如一姑娘溫文爾雅,不知你要打聽的人是誰?”

    安如一道:“宋知玉?!?br />
    知不言略覺奇怪,道:“宋知玉?”

    安如一道:“不錯?!?br />
    道鑒看了周歸璨一眼,均不知這安如一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知不言他們都不認識,東上大地也很少聽到這么一個名字。

    那邊數十人落座,依舊在討論要如何抓到那娘們,一人往道鑒身上看了看,甚是驚訝的站起來,遠遠喊道:“道鑒真人!”

    道鑒看過去,似是有些熟悉,見他身穿黃色衣衫,想了起來,道:“原來是蒼云尺門人?!?br />
    知不言沉吟片刻,道:“這人有是有,只是行蹤飄忽不定,聽說與邪山有些關系。不過雖然不好找,但他喜歡女人,若是他來了木林鎮,只需去那幾處紅作坊尋找,必然能找到他?!闭f完臉孔變了一變,可憐兮兮的瞧著安如一。

    安如一皺皺眉頭,道:“如此看著我作甚,我只是問你宋知玉如何找,你既然告訴了我,是去是留就是你自己的事了?!鞭D過身,想了想,低聲道:“紅作坊,煙花酒池之地?!毖劾镩W過一絲厭惡之色。一抬頭,見道鑒與一名黃衫男子在交談,走過去正色道:“道鑒真人,這宋知玉得要去紅作坊里才能找到?!?br />
    道鑒一時略有錯愕,而后才點頭道:“是嗎,那好辦,事不宜遲,這就過去吧?!?br />
    安如一拉住他道:“那紅作坊,可是女子賣藝之地,你當真要去?”言下之意,是怕道鑒亂了分寸。

    道鑒抽回衣袖,低聲道:“我云游四方,何處沒去過,只是我從不會沾惹半點人間煙火,我可是仙,那山中采露的謫仙人是也?!?br />
    安如一笑了一聲:“你還真會說?!?br />
    那黃衫男子見道鑒與安如一說話,便和成不斐等人互相奉承,當與周歸璨說話時,他突然皺起眉頭。

    周歸璨不解,道:“怎么?”

    他示意周歸璨別說話,似是在想什么事情,周歸璨與夏珺格面面相覷,不知這男子怎么回事。過了片刻,男子陡然退后幾步,自言自語道:“是了,是了!”他看向周歸璨,伸手一指,喝道:“就是你,當時那妖女殺我齊師兄和魯師兄時,就是你趴在地上!對,沒錯了,我沒有記錯!”他這么一喊,大家紛紛看向他。

    周歸璨仔細一想,腦中電光火石,想起了那日在雪山荒嶺與李紅秀躲藏時,那個叫齊奇的男子。

    “糟糕?!彼档酪宦?。

    道鑒喝道:“怎么回事?”見蒼云尺仙門中人紛紛走來,黃衫男子指著周歸璨道:“就是他了?!庇袔兹它c頭,一個尖嘴男子手中長斧一掃,道:“果然是你,那日你與那妖女在一起,殺了我們蒼云尺的齊奇師兄與魯治師兄!”一語說完,只見十名蒼云尺弟子各自手拿兵刃,呈扇形包圍住了周歸璨。

    黃衫男子心道:‘不見那李紅秀,想必是死了或是跑了,就這小子一人在此,對付他綽綽有余?!执舐暤溃骸按蠹倚⌒牧?,此人與李紅秀那妖女為伍,先前在左丘之地殺了我的師兄齊奇與魯治。與妖女為伍,喪心病狂,心狠手辣,可不能讓他跑了?!彼揪蜎]有見到周歸璨殺人,此刻說的是天花亂墜,怕是自己都信了。

    成不斐瞧著周歸璨,心中卻是嘿嘿冷笑。

    夏珺格與玲瓏均是一驚,道:“不可能!”

    黃衫男子道:“不可能?我們可是親眼所見,蒼云尺仙門與淺野劍閣同為正道領袖,親如兄弟,若是不親眼所見,我怎敢如此說?”他伸手一指周歸璨,道:“小子,你可敢親口說說那日的情況?”

    道鑒一言不發,看著周歸璨,他知道周歸璨與李紅秀在一起好幾日,也不知此事他是否有參與。

    周歸璨后退一步,搖頭道:“我,我,我……”他急了起來,見道鑒師叔沒有說話,只是看著自己,怕也是在懷疑,一瞬間只感覺天崩地陷。

    黃衫男子喝道:“你什么你,怎么,天下正道皆在此地,你怕了吧,不敢猖狂了吧!”

    周歸璨又看著夏珺格,見她神色著急,想大聲爭辯,卻又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喊道:“我,我沒……”

    道鑒神色嚴肅道:“歸璨,你只管說,只需明明白白說了,不要怕!”

    黃衫男子聞言哼了一聲。

    道鑒陡然看向黃衫男子:“劉承允,是非曲直,可否先讓我這師侄說完?”

    劉承允點頭道:“好,都說道鑒真人嫉惡如仇,乃是我輩楷模,他既然是你師侄,我相信你一定會給我們蒼云尺仙門一個交代?!?br />
    道鑒看向周歸璨,道:“說吧?!?br />
    一時間,大家都看著周歸璨,知不言也抬頭看了一眼,眉宇間似有憂慮,搖頭輕嘆一聲。

    周歸璨退到桌邊,心中難受,道:“我的確,的確是和李紅秀在那左丘,但是,她殺人,我沒有?!?br />
    道鑒聞言,內心一嘆:‘你怎么承認了,與師兄沒有學到半點本事嗎?’

    劉承允笑道:“大家可都聽到了吧,他的確是和李紅秀那妖女在一起,要知道李紅秀可不是一般人,乃是藍刀女魔,殺人不眨眼,正道不知有多少兄弟死在她手中。諸位!”他眼眶一紅,“我那齊奇師兄為人善良,可是連螞蟻都舍不得去踩死,每次都會繞道走。他見這人可憐,要去救他,可誰知道,他竟然設了陷阱,被困是假,引我師兄去送死才是真?!?br />
    周歸璨驀地睜大眼睛,只覺胸中辟辟作響,伸手一指:“你撒謊!”

    安如一心中點頭,道:“這其中必有隱情?!?br />
    夏珺格左看右看,也不知該相信誰,緊緊握著玲瓏的手,說:“師父,師父生平最恨的便是這種人,若是,若是……”

    玲瓏道:“且先看看?!彼膊恢撓嘈耪l,畢竟與周歸璨相處時間短,不清楚他的為人。

    成不斐心中愈發高興,召紅萃站在他身邊,似笑非笑,眼中發出一道光彩。

    劉承允怒道:“我撒謊?”他想起了一事,冷笑道:“放心,我自然會有辦法,我齊師兄身死之地,有你們淺野劍閣之物,道鑒真人,想必那件物事你是認識的?!?br />
    道鑒道:“何物?”

    劉承允道:“是一方錦盒,這個可是作不了假,只是那錦盒我們不曾拿,在我師父手中,等師父他老人家一到,便讓你們看看!”

    夏珺格突然道:“應該不會,周師弟他,他……”

    成不斐打斷了夏珺格的話:“夏師妹,此事撲朔迷離,你還是少說兩句?!?br />
    周歸璨內心一片荒涼,他感覺自己陷入了一個好大好大的漩渦中,想要爬出去,雙腳卻不聽使喚。他突然好想,好想把這個劉承允給殺了,殺了!

    要如何辯解?

    要如何證明自己沒有害死齊奇和魯治?

    他毫無辦法,十六歲的少年,雙腳正在懸崖邊,多一步,便是萬丈深淵!

    道鑒冷笑道:“好好好?!比暫?,怒意已然到了頭頂,只差一步就要爆發出來。他心中焦急不已,因他極為清楚,正道弟子與邪魔小丑同流合污乃是最忌諱之事,一旦發現此事,那弟子不是處死便是廢掉修為,絕無僥幸。若是事情鬧大,他有沒有殺人已經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身份。且劍閣有許多師兄師姐也極為痛恨此事,還有那些個大人物,況且掌門師兄更是眼里容不得沙子,怕是等不到他人來問罪,就已罰死了周歸璨。

    他暗道:‘他是我那短命師兄唯一的弟子,三歲就抱回家,說是父子也不為過,決不能讓他這根獨苗就此夭折?!?br />
    周歸璨盯著劉承允,慢慢搖頭,心里道:‘你誣陷我,你誣陷我?!壑兄庇麌娀?,卻又說不出半點有力的話。

    劉承允望著所有人,道:“家師已在路上,想必也快到了,且先等上一陣?!?br />
    道鑒突然道:“等?”他環顧一圈,繼續道:“笑話,讓我們在這里等?你劉承允是什么身份?”

    劉承允一愣,剛要開口,左角處傳來一個陰森的聲音:“道鑒真人,如果劉承允的身份沒有資格,那么,我的身份有沒有資格?”

    道鑒內心一沉,這個聲音再是熟悉不過了,他緩緩開口:“原來是岳成宗仙長,你自然是有這個身份,只是我這師侄,來木林鎮有要事,想必你也知道所為何事,此刻便是要走,誰,也留不??!”
福利彩票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