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契約總裁:冤家甜妻寵上天 > 正文 第78章找到閨蜜

正文 第78章找到閨蜜

作品:契約總裁:冤家甜妻寵上天 作者:周蘭萍 字數:512735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如果說曲亦竹回家的話,那么還是安全的。

    只不過以魚石溪對曲亦竹的了解,曲亦竹絕對不會回家!

    曲亦竹絕對不會回到自己的家里??!

    雖然說曲亦竹的家里就在這個市區里,而且離學校也不是很遠。

    曲亦竹絕對不喜歡和老媽單佳音住在一起。

    因為老媽單佳音天天對著曲亦竹的耳朵說道:“工作找到了沒有???男朋友找了沒有???要不要去相個親?”

    每次單佳音問這些尷尬的問題的時候,曲亦竹都覺得快要死了。

    老媽單佳音太會問問題了,單挑曲亦竹找不到的東西問呢!

    如果說,男朋友這種,也算東西的話……

    特別是曲亦竹想玩游戲的時候,單佳音一定會抓起曲亦竹的手機,將手機摔了個稀巴爛。

    記憶中想想這些,就覺得單漸隱非常的可怕,曲亦竹才不要回家,曲亦竹寧愿住在學校里面,也不想回那個家。

    所以魚石溪敢斷定曲亦竹不會回家。

    “喂!魚石溪!你干嘛?!”

    曲亦竹終于接通了魚石溪的電話,終于在那里說話了。

    “老板娘!啤酒啤酒!”

    “一砸啤酒是吧?好嘞!”

    ……

    魚石溪聽見電話那頭非常的吵鬧,而且聽見了一聲熟悉的聲音。

    魚石溪立馬就對曲亦竹說了幾句話,于是就把電話掛了。

    魚石溪嘴角上揚,然后收拾了一下,換了一雙鞋子,拿著手機就出門了。魚石溪聽見電話那頭一個熟悉的聲音,那個熟悉的聲音并不是別人,而是夜宵攤的老板娘的大聲吆喝的聲音。

    這個聲音實在是再熟悉不過,魚石溪一下子就知道了曲亦竹在什么地方。

    這個完全不需要GPS定位,這個潑辣的老板娘的聲音就是活生生的定位!

    魚石溪穿著一套有動物圖案的睡衣,上面的咖啡貓非常的可愛。

    這一套睡衣,看上去很保守,實際上也很保守。

    魚石溪就喜歡這樣的穿著,魚石溪覺得非常的舒服,雖然說這套睡衣有點舊,而且也是老媽留給魚石溪的,所以魚石溪把這一套睡衣當成寶貝似的。

    魚石溪覺得這大晚上的,穿著這一套保守的睡衣出去就好了,也不會太招搖。

    因為是褲子配衣服的,保守得不能再保守,只不過這些卡通的圖案有些顯眼,上面的咖啡貓有一些突兀。不過魚石溪一點都不覺得不好意思,一點都不覺得圖案幼稚。

    魚石溪走到201寢室門口的時候,回頭看了看寢室,一甩頭,長發飄了起來,打在了魚石溪自己的臉上,頭發遮住了魚石溪半邊臉。

    猶抱琵琶半遮面,好美!

    魚石溪朝寢室里面笑了一下,最后抓起201這扇門,正正地關上。魚石溪又甩頭發,非常的飄逸,像是仙子一樣,飄了下去。

    然后來到一樓的時候,魚石溪蹦蹦跳跳地朝女生第六宿舍大門口跑去,一直慢跑,跑到了學校門口的夜宵攤之處。

    來到夜宵攤,抬頭望去,這里果然是魚龍混雜的地方,社會上的人,以及學校里面的人,五花八門,什么貨都有,包括二貨。

    魚石溪一眼望過去,整個夜宵攤都坐得滿滿的,每一張桌子都有人,而且非常的吵鬧,都在劃拳喝酒。

    啤酒喝了一扎又來另外一扎,喝得東倒西歪的,喝得有唱歌的,喝得還有吵鬧的,有哭的……

    人生百態,全部都在這個夜宵攤里面。

    也許很多人,白天工作非常壓抑,然后跑到這個地方可以放松。這里可以隨便地說話,這里的燒烤非常的好吃,這兒居然打著有機植物的牌子,這個老板娘特別好。最關鍵的是這個老板娘說句話都非常的豪爽,雖然有時候會拿著水龍頭噴人,但是高興的時候非常爽快!

    魚石溪站在夜宵攤門口看了一下,環顧四周,在一個角落里,人比較稀少的地方,終于找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這個人就是曲亦竹,曲亦竹居然一個人在那里傻笑,一個人在那里喝酒,喝得東倒西歪的。

    魚石溪皺起眉頭,嘆了一口氣,朝曲亦竹坐的桌子那里,走去。

    就在魚石溪抬腳的那一剎那——

    見曲亦竹那樣歪歪斜斜地拿著啤酒瓶站了起來。

    死丫頭,想干嘛?

    于是魚石溪笑了一下,朝曲亦竹走過去。

    但是當魚石溪還沒有走到曲亦竹面前的時候,就發現曲亦竹居然拿著那個啤酒瓶朝里面沖了過去,像瘋婆子一樣……

    曲亦竹想干什么?!

    魚石溪,快步地跟了上去,但是魚石溪走得再快,也追不上曲亦竹,因為曲亦竹已經走到了最里面的那一桌客人那里。

    不過魚石溪看見曲亦竹走到那種客人那里的時候,曲亦竹揚起了啤酒瓶,朝那個客人的后腦勺砸了下去。

    “砰!”

    那個被啤酒瓶砸了的人,立馬驚嚇到了,猛地回頭——當那個人一回頭之間,魚石溪愣住了!

    因為那個被曲亦竹的啤酒瓶砸中的人并不是別人,就是池旭彬!

    池旭彬?

    魚石溪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池旭彬明明就是一個病人,明明腹部就是受傷了,來到這兒喝啤酒嗎?

    來這兒吃烤串嗎?

    這不科學!

    這個對身體一點好處都沒有!

    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現在池旭彬的頭上好像被曲亦竹砸出血來了。

    曲亦竹依然傻啦吧唧地狂笑,然而池旭彬好像發怒了。而且魚石溪發現池旭彬好像也揚起了一個啤酒瓶,似乎就也要反擊了過去。

    不過曲亦竹好像真的是喝醉了,還笑嘻嘻地看著池旭彬,笑嘻嘻地等待著池旭彬砸曲亦竹的頭上。

    而且曲亦竹傻啦吧唧地叫了起來:“池旭彬,慫包!膽小怕事,小氣巴啦!你砸,朝這兒砸下來,就說明你有種!”

    池旭彬一臉憤怒!

    池旭彬也抓起了一個啤酒瓶,就要朝曲亦竹砸了過去——

    魚石溪急了,極速沖了過去,可是——

    正在是這個時候,從里面沖出來一個人,立馬搶過了池旭彬手里的啤酒瓶,魚石溪的心差點就蹦出來了,漸漸地放慢了腳步。

    然后,魚石溪見這個人將池旭彬拽到了一旁,最后這個人立馬扭頭看向了曲亦竹,冷冰冰地說道:“你走吧!”

    就在這個男人一扭頭之間,魚石溪立馬驚訝了。

    因為這個人并不是別人,這個人就是藍澤雨!

    藍澤雨在這里?

    在這兒見到了藍澤雨?

    藍澤雨不是說再也不要見了吧?!

    想到這里的時候,魚石溪立馬上去,二話不說,魚石溪立馬抓住曲亦竹的手臂,將曲亦竹往外面拖出去。

    “等一下!”

    但是當魚石溪還沒有走到一百米的時候,一個人也沖了過來,擋住了魚石溪和曲亦竹去路。

    魚石溪猛地抬頭一看,原來這個人并不是別人,這個人就是藍澤雨!藍澤雨跟上來干嘛?

    忽然之間,魚石溪一肚子的氣。

    魚石溪非常沒好氣地對著藍澤雨說道:“藍澤雨,是你說的,我們再也不要見面了,是你自己親口說的,但是你現在跟著,擋住我的去路干嘛,讓開!”

    “魚石溪!你也太自戀了吧?我哪里有擋住你的去路?我上來又不是找你的,我是找曲亦竹?!?br />
    藍澤雨說著,將手里的包,展示了一下。

    接著,一臉冷峻,說道:“這個——這個包是曲亦竹的吧?一個女孩子家家的,不要丟三落四的,這個包里應該有曲亦竹的私人的物品,所以別忘記了?!?br />
    老媽子似的!

    啰嗦!

    誰要聽他的介紹!

    魚石溪不屑一顧,眼睛看著天上。

    可是,藍澤雨依然不讓路,接著說道:“女孩子嘛,如果不勝酒力,最好是不要在外面喝酒,那天你自己是這樣的。喝不了酒就不要喝嘛,干嘛跑到男生宿舍去,跑到男生宿舍也就算了——”

    藍澤雨說到這里的時候,旁邊的人驚訝地扭頭,奇奇怪怪的眼神投向了魚石溪和藍澤雨。

    魚石溪聽到這里的時候,臉,一下子就紅了。

    藍澤雨似乎也意識到了旁邊的人在聽著,立馬壓低了聲音,接著說道:“干嘛跑到我的床上來?弄得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你明明知道,我們兩個之間沒有任何的事情,但是你見到我確實像是見了仇人?!?br />
    沒有任何事情?

    魚石溪聽到這里的時候,一臉欣喜,差點喜極而泣!

    眼淚一下子就蹦出來。

    藍澤雨在說什么?

    藍澤雨說那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沒有!

    沒有發生任何的事情!

    也就是說和藍澤雨之間什么事情也沒有!

    什么瓜葛也沒有!

    什么屁事也沒有發生!

    所以說兩個人也就沒有任何的勾搭!

    兩個人也就完全沒有必要再見面了!

    想到這里的時候,魚石溪居然覺得有一種釋然的感覺,這樣也好,以后再也不要糾結這個問題了,以后再也不會覺得別扭了!

    以后就這樣橋歸橋路歸路,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藍澤雨!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兩個人之間沒有任何的關系嗎?那就好了!”

    魚石溪興奮不已。
福利彩票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