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寵女肖瑤 > 正文第十七章抓周(一) 第三百五十四章 大結局(二)

正文第十七章抓周(一) 第三百五十四章 大結局(二)

作品:寵女肖瑤 作者:雁來憶君 字數:1911873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肖瑤回到王府的第三天早上,阮嬤嬤端著一碗燕窩找到錦華苑,當時景王也在。

    “王爺,王妃,這碗燕窩里有藏紅花。”

    這怎么可能,王府里的侍衛和侍女都是千挑萬選的,廚房更是有專人看守,難道是對月閣里有內鬼?

    這件事當然要查,而且要嚴查,敢給世子妃用藏紅花,他背后的人也太惡毒了,這是想絕王府的子嗣啊!

    查了幾天,最后矛頭居然指向錦繡苑,好,好,自己原本想讓她在王府安穩度過余生,看來人家不領情啊!

    景王讓人把韓側妃帶到客廳,他和尹倩華一左一右坐在主位上,韓側妃心里打鼓,臉上故作震驚。

    “韓側妃,我今天只問你一句話,阿辰媳婦燕窩粥里的藏紅花是不是你放的。”景王黑著臉問。

    “我就知道表哥早晚會把這件事安到錦繡苑的頭上,我輸了,可是我想知道自己究竟輸在哪了?我哪里不如尹倩華這個賤人了。”韓側妃知道景王這次一定不會放過她的,她也不想生事,可是那位的命令自己能違背嗎?

    她拔下頭上的簪子,刺向自己的心口,被一旁的侍衛一把奪過,同時出手如閃電點了她的穴道。

    “韓穎,如果你不想兩個女兒被夫家拋棄,不想天下人都知道你的丑事,就老老實實把事情經過寫出來。”

    韓側妃絕望地閉上眼睛,她勸過姑母不要動手,可惜她老人家根本不肯聽,自己有把柄落在表哥手里這件事又不敢讓別人知道。結果兩邊都不敢惹,卻又把兩邊都得罪了,如今什么事情也沒辦成不說,自己恐怕還要連累韓家、女兒、最后會得個怎么結局都不知道。

    韓側妃按照景王要求寫好了供狀,按了手印,景王仔細看了手里的供詞發出冷笑聲,母后,自己的親生母親對肖老爺子下手還不算,居然給自己的孫媳婦下藏紅花。

    她老人家這是嫌棄肖瑤這個孫媳婦,還是想景王府絕后啊!不管是哪個理由,自己都無法接受,不能原諒。

    景王揣好韓側妃的供詞,命人把她秘密關押起來,并且警告說,如果不想兩個女兒出事,就要乖乖配合。

    這件事肖瑤一無所知,她不是留在對月閣給云逸辰做衣裳,就是陪尹倩華散步,每天還會親手煲湯給公婆送去,景王調侃說如果自己再這樣繼續吃下去,等兒子回來大概就認不出自己了。

    尹倩華每隔幾天就會催肖瑤回娘家看看,見祖父的身體基本恢復正常,肖瑤既欣慰又感傷,欣慰的是他老人家正在康復,傷感的是他老人家恐怕再也不能騎馬打獵、四處游玩了,以后的日子大概只能在這一方院落里度過了。

    返回景王府的路上肖瑤遇到佟錦堂,他好像在路邊等人,不管他是和誰有約,既然見到了總要說幾句話。

    肖瑤隔著簾子問佟錦堂:“表弟的書讀的怎么樣了,二舅和二舅母身體好嗎?”

    “我父親和母親都很好,表姐不必掛心,至于我嗎?就要去蘇州了,今天是來向表姐辭行的。”

    原來是特意在這里等自己啊!肖瑤不知道接下來該和他說什么,倆個人一年也難得見一次,實在無話可說起,再則自己已經成親了,再和外男見面就有些不合適了。

    佟錦堂也不知道還能說什么,尷尬地說了句保重,轉身離開,等肖瑤的馬車走遠,他又從樹后轉了出來。自己就要去南方游學了,為了避開外祖母家的表妹,為了遠離父母的爭執,為了有朝一日忘記心中那抹倩影。

    再有一個多月就過新年了,云逸辰走了也有二十多天了,自己越來越想他,不知道這人什么時候才會回來,肖瑤每天都會到大門口走幾圈,就盼著自己一回頭大門就會敞開,那抹熟悉的身影會踏著斜陽走向自己。

    云逸辰回到京都已經是十幾天以后的臘月初了,他沒有回家而是直奔皇宮,把收集到的證據呈現給皇上。

    韓家不僅和番王勾結,和北晉竟然也有聯系,皇上下令把韓家男女老幼都看管起來。韓太后當然不肯接受所謂的證據,這次皇上沒有讓步,景王和云逸辰靜靜聽著太后的指責,臉上波瀾不驚。

    “韓家不就是得罪了當年的尹家,如今的肖家嗎?兩個國公府居然抵不過兩家外姓人,阿淵,阿軒他們是你的舅舅啊!”

    皇上冷冷道:“就因為他們是我和阿軒的舅舅,您的親弟弟,所以私自購買馬匹和糧草才會免于獲罪;就因為他們是韓家人所以和藩王密謀私造兵器,兒臣只沒收了兵器處置了藩王;如今他們居然勾結北晉人,您還要兒臣裝聾作啞,那么母后請您告訴兒臣,我該怎么向天下百姓交代。”

    韓太后張了張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不知道怎么反駁兒子,也沒有理由阻止他們的決定,可是讓她眼睜睜看著韓家就此覆沒,她也做不到。

    “母后做的不止這些吧!派人在肖虎的馬匹上下手,給肖虎下毒,還派韓側妃往您親孫媳婦燕窩粥里下藏紅花。”

    韓太后穩住心神冷笑道:”哀家最喜歡的小兒子娶了一個御史的女兒,你們讓哀家如何甘心;肖虎不過是個草莽匹夫,他的孫女憑什么霸占世子妃的位置。”

    景王搖頭不語,他不想在這件事上再和韓太后爭辯下去,自己岳父家的遭遇,妻子和女兒多年來的委屈,肖老爺子再也不可能恢復的身體,還有差一點失去做母親資格的兒媳婦,他們有什么錯,為什么要遭遇這些不公。

    既然說到王府的,景王就想到韓家女人,想到韓側妃,有些事也到了該揭開的時候了。

    他讓人帶韓側妃和兩位舅舅,以及韓側妃的親生母親劉氏。

    人都到齊后,景王問劉氏:“有些事是舅母說,還是表妹來說。”

    劉氏怯怯地抬起頭,她知道騙了皇家就是犯了欺君之罪,哪里敢說出實情,只得爬到太后身邊抱住她的腿喊救命。

    韓側妃頹廢地坐在地上,她想求景王別說,卻也知道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已經沒有了轉圜的余地。

    “當年舅母為了讓娘家借到韓國公府的光,背著舅舅和母后給娘家侄子創造和表妹接近的機會,在兩個人有了感情之后安排他們私會,以至于表妹在嫁入王府的時候早就不是清白之身,這一點我沒說錯吧!”

    皇上、云逸辰驚的張大嘴巴,韓家膽子也太大了,竟然做出這種事,韓國公和慶國公磕頭直喊冤枉,他們被蒙住鼓里這么多年,也是到了今天才知道實情。韓太后目光閃躲,她也想把清白的侄女嫁給兒子,可她也是婚期已定鬧得沸沸揚揚的時侯才知道這件事,她能怎么辦呢!取消婚事,韓家的人就丟大了,弟妹和侄女又苦苦相求,只能大事化小了。

    “我本就無意娶表妹,她過門那天想去和她說清楚的,無意間卻聽到了這個秘密,也才知道自己的親生母親為了她的娘家寧連兒子都能犧牲。”

    “母后沒有,母后也是最后關頭才知道實情的,那個時候你們的親事已定,我能怎么辦,只能將錯就錯。”

    好一個將錯就錯,景王冷笑道:“于是兒子也將錯就錯,找到舅母的侄子,給韓側妃用了能夠產生幻覺的藥物,讓她誤以為每次去錦繡苑過夜的是兒臣,其實云若晴和云若星和兒臣一點關系也沒有。

    原本我打算等那兩個孩子出嫁,阿辰和若楠成親后就放韓側妃和她表哥走,讓他們到一個新的地方,開始新的生活。可韓側妃根本不領情,下毒迫害倩華和若楠致使她們受了多年的苦不說,現在居然給阿辰媳婦用藏紅花,讓我如何能忍。

    我現在只后悔,為什么到了今天才揭開這些,讓家人跟著受了這么多年的委屈,是我對不起他們,也是我太顧念親情,才害了家人。”

    皇上對自己母后也是失望透了心,命令將韓家人押下去后,下令鳳翔宮的宮女、太監全部更換一批,送太后去別苑住段日子休養身心。

    幾天后對韓家的處罰結果出來了,男丁全部斬首,女子分配到三千里以外做徭役。

    這一年的新年,宮里格外熱鬧,景王府一家五口全部到齊,七公主挺著要生了的大肚子非要讓肖瑤摸摸,她說做夢都想要一個長的像肖瑤一樣的女兒。

    皇上和皇后都被她逗樂了,狀元家的孩子和景王府怎么可能扯上關系,這都哪跟哪啊!

    席間,肖瑤聞著一道酸湯一陣作嘔,只好告罪出去透氣。

    穆皇后招手讓尹倩華過去,低聲問她:“看這情形,阿辰媳婦是不是有了啊!”

    會嗎?如果是那就太好了,偷聽到她們談話的皇上連歌舞都停了,一邊命令人去宣太醫,一邊催促呆愣的侄子出去把媳婦找回來。

    站在大殿外呼吸著新鮮空氣,肖瑤感覺心口沒那么沉悶了,云逸辰走過來給她系好披風。

    璀璨煙火的映襯下兩個人相視而笑,十指相扣,一起走向燈火輝煌的大殿……
福利彩票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