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月詠之血族公主殿下 > 卷三 大結局(八千更送上)

卷三 大結局(八千更送上)

作品:月詠之血族公主殿下 作者:九尾萌喵 字數:104768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路伊茲?”四人異口同聲,路伊茲先是對著泠羽和黑帝各自行了一個古樸的禮儀,然后冷笑著看向魯魯修,“我的兒子,好久不見了!沒想到你真的還活著啊!”語氣里說不出是嘲諷還是不屑,也許兩者都有。

    魯魯修雙眼充滿恨意地看著路伊茲,雙拳握緊,就連指甲掐進了肉里也沒有感覺,整個人只有恨意充斥著。

    這個男人!

    在母后慘死時卻如此無動于衷!還有娜娜莉。。。。。。這個男人!拋棄了娜娜莉!說沒有用的棄子是不被需要的!

    都是這個男人!

    害得自己家破人亡!

    “魯魯修。。。冷靜一點。。。”C。C。拉了拉魯魯修的衣袖,皺眉看著不冷靜的魯魯修。

    “母親。。。不,父親大人。。。”泠羽冰冷地看著站在高臺之上,那個冒用著她母親的身體的那個男人,“我從很久以前就懷疑,你對我和帝有什么想法。因為,有時候,你看著我和帝的目光很明顯帶了一絲殺意,但是每次都是很快就消失。當時,王族還在征途當中,我以為你的殺意并非對于我們,而是對于會危害我們的敵人的殺意,來自一個父親的責任心。”

    黑帝雙眼呆滯地看著泠羽,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動了動唇,卻不敢說出口。

    羽兒叫他什么?叫他帝?!

    欣喜充斥著自己身體的每個角落,恨不得將泠羽擁入懷中,表達自己的欣喜之意。

    古月眼中興趣慢慢,但是那殺意卻絲毫不曾減弱,反而更加濃烈,“哦?還有呢?”語氣中聽不出是戲謔還是真的不曾知曉。

    “其實,母親大人早就跟我說過我婚姻一事,那時候。。。。。。”泠羽頓了頓,迎上黑帝震驚又期待的血瞳,“我就已經知道了帝的心意,所以裝作什么都不知道。很可惜,那次宴會上的事情也是我故意為之,為的,是引出你。看看你到底想做什么?”

    黑帝的血瞳中失落一閃而過,泠羽還是沒有說出結果如何,他的心也有些忐忑,但是,他絕對不會放棄泠羽!

    泠羽只能是他的!沒有誰能比他強比他更配!

    所以,只有他才擁有資格!

    永生永世,都是他的!

    “啪啪啪”古月鼓起了掌,贊賞地說道,“真不愧是吾的女兒,蓮娜知道你這么有能力,也能夠安息了吧。”話落,黑帝與泠羽的眼神皆是殺意滿滿,然后,兩人眼中的殺意同時消失得無影無蹤,接著,黑帝接過泠羽的話,“雖然本殿并不知曉羽兒的打算,但是,本殿自己也查出了一些東西來。比如。。。。。。你的血脈并不完整,亦或者,應該叫你莽荒鬼皇!”

    路伊茲驚疑不定的眼神立刻看向古月,自己可是因為她是王族的王后才會聽從她的命令。先不說這位‘王后’居然是‘王’,這他也能接受,可是,說他又不是王族的‘王’!而是。。。當年王族最后一次圍剿的叛逆鬼武一族的莽荒鬼皇!

    他與王族為敵。。。這個玩笑可不好笑!非常不好笑!

    古月血瞳一縮,下一刻,笑了起來,“吾是貝帝斯-弒-鳳之鈴-古月,非你口中所說的蠻荒鬼皇!”

    “你說謊!貝帝斯-弒-鳳之鈴-古月明明在地牢的密室里的封印之棺里沉睡!修復靈魂!”一道有些稚嫩卻熟悉久違的聲音傳來,泠羽愣住了,下意識地看向黑帝,見黑帝血瞳中閃過一絲笑意,心中有些感動。

    那道小小的身影還是如原來一樣的銀發黑裙,稚嫩的臉上有著正經與殺氣。

    “星月!你不是死了嗎?!”‘古月’震驚地看著突然出現的星月,她不是應該被泠羽。。。。。。

    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古月’的臉色再也保持不住優雅鎮靜,猙獰地看著突然出現壞他好事的星月。

    什么?!那么他真的是莽荒鬼皇!

    路伊茲的臉色也在瞬間變得難看至極,自己竟然站錯了隊伍。。。。。。

    “哼!既然你們都已經知道了,本皇也就不再偽裝了!”莽荒鬼皇冷笑一聲,干脆撕破面子,然后聲音咬牙切齒,“真不愧是王族,你們竟然隱藏了這么多年,布下了這么多年的局!那么,本皇也有一個疑問,你們是什么時候開始懷疑的?”

    “在父親大人出去圍剿鬼武一族之時,我就察覺到了一些變化。不動聲色,留意你。”泠羽血瞳中閃爍淡淡的光芒,嘴角勾起一個冷笑。

    “在羽兒的力量覺醒之時,我也隱約地察覺到了不對勁。”黑帝譏諷地看著莽荒鬼皇,真以為王族是如此愚笨么!

    “哼!原來如此,不過,這也是王族那強大的力量!”莽荒鬼皇眼中充滿貪婪之色,看的兩人的氣息又是凜冽了一分。

    “路伊茲,你背叛王族這件事情,他們肯定不會是就這么算了的。不過,既然你已經選擇了站在本皇這邊,等滅了這兩個小崽子后,本皇自然不會虧待與你!”莽荒鬼皇銳利威脅地看著路伊茲,路伊茲一陣沉默,是啊,自己已經幫助了莽荒鬼皇來對付了王族,那么就已經被列入了清理的名單。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這樣想著,路伊茲眼中閃過陰狠之色,顯然已經做出了選擇。

    “哈哈哈!好!看來你已經做出了明智的選擇了!”莽荒鬼皇仰天一笑,桀桀滲人地笑了起來,雙手握爪狀,強大的吸力自手下而動,“幾千年以前,曾經是諸神黃昏!今天,就讓你們來嘗嘗這諸神黃昏的威力!誅神之陣!起!”

    四人所站的冰地上涌現一個很大很大的魔力陣法,泠羽和黑帝同時出手,將魯魯修和C。C。扔給了在陣法外的星月,叮囑星月:“星月!帶他們走!”

    星月愣了愣,看見泠羽的眼神立刻會意,光芒包裹住三人的身體便消失不見。

    強大的威壓襲向陣法中的泠羽和黑帝,兩人對視了一眼,在雙方的眼中同時看到了凝重與抉擇。

    那就賭一把吧!

    兩人心中一動,泠羽的左手與黑帝的右手相擊掌,一大一小兩只手掌合在一起,兩人口中同時念到:“

    王族的火焰啊

    燃盡一切世間的生命吧

    燃盡一切生命直至彼岸

    化為灰燼吧

    化為塵埃吧

    伸手無法觸及之處啊

    訴說我的執念,訴說我的憎恨

    以此思念連系相隔的距離

    以此詛咒扭曲相隔的世界”詠唱至此,一團黑色的火焰開始圍繞著兩人合并的手掌燃燒,那是——王族的火焰!

    “盛著必滅為世間法則

    吾不認可僅追求世間之絕對界點

    吾不理解僅認可世間之絕對實力

    以吾之名”兩人倏地睜開自己那合上的血瞳,血瞳深處,那左邊是天使之翼,右邊是惡魔之翼的王族血脈象征兩邊的羽翼同時閃爍一黑一白的光芒,“締結,王者盟約!”

    深藍之色轉為潑墨之黑,綢緞般的青絲僅僅用了一根黑色的古簪束縛著,簪型居然是王族血脈象征的樣貌。青絲在風中飄起輕微的弧度,不是綢緞的面料好像吸收了所有的黑一樣,那樣的深沉,除了袖口上的一點銀色邊紋之外沒有任何的雜色,袖口反折了一層,長長地衣擺直到膝蓋,分成四組,便于活動開著叉,緊 致的褲子勾勒著腿部修長的線條。

    如同暗夜的王者一般,強大的氣勢自黑帝身上散發而出,嘴角那抹邪魅越來越明顯,血瞳中,小小的象征依舊閃著一黑一白的光,在那雙肅殺冰冷的血瞳中,顯得極其詭異又強勢逼人!

    再看泠羽,原本就偽裝了的青絲顏色改變,可依舊不是應有的淡藍,而是如月一般的銀白!那顏色如質度像極了月光綢緞,與黑帝一樣,綢緞般的青絲也只用了一根白色的古簪束縛著,簪型一樣是王族血脈象征的樣貌。白色原本是圣潔,可是,在泠羽身上,卻是毫無圣潔,只有那干凈的不可思議的氣質,那樣無害。

    血瞳中有著戰意,那一左一右的天使惡魔翼亮的嚇人!

    身著與黑帝的衣服極其相配的白色,兩人看起來,就像是穿著情侶裝,可是,只有很少人知道,這,是王族的圣化。能將那人的實力發揮到極致,或許會比原來的力量強大千倍、萬倍,且,也能夠控制自如。結合王族的不老不死不滅之身,圣化的人將沒有痛覺,速度等一切都提升到了極致!

    “圣化!”莽荒鬼皇和路伊茲不可思議地驚呼道。

    泠羽和黑帝對視一眼,相視而笑,笑的張揚,笑的肆意,笑的瀟灑!

    “諸神黃昏又如何!?王族的宗旨可是——生,弒盡蒼穹,斬殺一切阻吾等之道之徒;死,亦為修羅殺戮之道,送葬一切違背吾等之徒!”泠羽伸出右手,向著前方的虛空一抓,四指并攏,一指一動,一把白色的羽扇抓在手中,上面的羽毛不再是軟軟的絨毛,相替代的,是光芒形成的羽毛,光羽!

    “王族世代為殺戮而生,所以,我們無畏死亡!”黑帝同樣是伸出右手向著前方虛空一抓,黑色的長鐮出現,周身的黑霧依舊環繞,只是,黑色的長鐮上隱隱閃爍著血紅之色。

    陣法之中,從四面八方涌出一些亡靈武士,白色的骷髏上還有些暗褐色,有的地方還有些肉吊在上面,看起來惡心極了,再配上一副武士裝,看起來就像是詐尸的喪尸!

    “殺!”嘶啞難聽,猶如生銹的鐵鏈相摩擦的聲音從無數的亡靈武士那張骷髏嘴中說出,泠羽和黑帝已經提著手中的武器而上!

    血紅色的劍氣從鐮尖上出現,化為一條血紅色的線,緊接著,順著長鐮往下的動作,劍氣交織成了一面透明的墻,瑰麗的殷紅在晶瑩的冰面折射下是那么耀眼,如果不是它的威力的話,那么這是一種美麗的存在。可是它確是兇器。

    劍氣到達的地方,冰地上的冰冷的寒氣都被割破,但是這不是全部,劍氣很長,抵達了劍氣所在的邊緣的亡靈武士們,連反應都來不及做,劍氣就臨近了它們,連神都沒來得及回,就被劍氣襲擊,死亡,化為灰燼飛散在空中。

    腥臭的暗色的血在空中濺起,劃出殘忍的弧度,地上也被暗紅腥臭的血流侵染,還在流淌的熱騰騰的血就這樣擴散開了,流到那些沒有被波及到的亡靈武士們的腳下。

    它們的意識反應過來,在它們的眼前已經出現了地獄的一幕,劍氣能夠攻擊到的位置已經沒有一個活人了,被劍氣截成兩半的腐尸尸體這就樣倒在那里,然后消散飛散在空中。

    腥臭的血染紅了那一大塊冰地,成為詭異的血色冰地,絲絲惡臭散發出來。

    太快了!在幾個呼吸間,自己的亡靈武士便成為了名副其實的亡魂!

    泠羽羽扇上的薄翼不斷閃爍著光芒,發出成千上百片光羽刺穿亡靈武士的身體!

    莽荒鬼皇憤怒地看著自己的人一個個地倒下,氣惱地大聲說道:“你們別得意!誅神之陣真正的厲害現在才開始!”

    話落,泠羽和黑帝腳下的地域開始急速變換,向前一小步,便會有各種各樣的陷阱和致命的攻擊對著兩人發出,瞬息之間,身上就已經傷痕累累。

    黑帝看著泠羽受傷,盡管自己也受了傷,但是還是感覺到自己滔天的怒火在熊熊燃燒著!

    手中的黑色長鐮仿佛感應到了主人的怒氣一般,徹徹底底地變為了血紅之色!

    攻擊又提升了一層,恐怖的氣壓自黑帝身上散發出來。

    “帝,我沒事。”泠羽看見黑帝為了自己而發怒,武器也進化到了巔峰狀態后心中一暖,對著黑帝安慰道。

    陣中的攻擊千變萬化,只是瞬息間,便已更改了陣,重新一輪猛攻而上。

    配上源源不斷的亡靈武士,兩人的攻擊雖然依舊猛烈,但是,隨著身上的上不斷增加,即使感覺不到痛苦,也是開始有了影響。

    無奈之下,黑帝和泠羽背靠背挨在一起,在周圍撐開一個領域,上來的攻擊和敵人這下子也能夠勉強應付的過來。

    持久戰,繼續著,真正的勝負,才拉開序幕。。。。。。

    另外一邊,星月帶著魯魯修和C。C。看似逃跑,實則是潛入了地下的冰宮,尋找誅神之陣的魔力根源所在。

    此時,他們徘徊在迷宮中,不斷重復著路線,每次都是到了盡頭。

    三人氣喘吁吁地坐在冰地上,星月一拳擊向旁邊的冰墻,震出一個大坑來。

    “可惡!無法飛行,也不能掃識周圍的道路,只能這樣漫無目的得到處走!這樣別說找到魔力根源了,就連出去也是不可能的事了!”

    “一定還有辦法!”魯魯修強迫著自己冷靜下來思考辦法,C。C。也在周圍探路。

    “星月,魔力根源,是在來的時候的對面么?”C。C。摸著眾人前面的冰墻突然問了一句,星月應了一聲是。

    “那么,我想到辦法了。”C。C。自信地笑了笑。

    “什么辦法?”魯魯修和星月表示自己十分好奇。

    “最直接的一種辦法——走直線!”

    ——————————————————————————————

    這邊,戰斗的優劣已經比較明顯,黑帝和泠羽周圍的領域光幕閃爍,似乎就快被破解,支撐不住。

    該死!星月他們還沒有找到魔力根源嗎?!

    領域的保護越來越弱,泠羽和黑帝此刻也是焦急萬分。

    “哈哈哈哈!你們不是挺傲氣嘛!現在狼狽成這樣看你們還怎么傲!哈哈哈”莽荒鬼皇發出一陣大笑聲,陰狠地看著泠羽和黑帝,“你們去死吧!”

    說完,保護的領域徹底潰散,無數的亡靈武士以及許多的陷阱接踵而來,泠羽和黑帝臉色大變。

    利器已經近在眼前,路伊茲和莽荒鬼皇的笑容也隨之拉大!

    去死吧!

    王族以后就是我莽荒鬼皇的天下了!

    我要統治里外兩界!

    我要稱王!

    眼中得意陰狠的目光越來越亮,下一刻兩人嘴角的笑意卻僵在了臉上。

    將要碰到之時,兩人身下站著的法陣一下子消失,里面的東西們也一下子泯滅。

    “他們找到了。”泠羽扶著傷有些重的黑帝起身,溫柔地拭去黑帝嘴邊的血跡。

    “怎,怎么可能?!”莽荒鬼皇慌忙地后退了幾步,看著漸漸朝著他逼近的泠羽,恐懼著。

    “不!你別過來!你別過來!”

    “綴寫!

    萬物自水而使

    萬物終歸于水

    水即是生亦是死

    孕育一切的母親 吞噬之蛇

    萬物流轉 時間亦不可逆流而上

    似浮舟覆于大江 終被江水吞噬

    嗚呼 無情無常之理

    然而這無情無常也令人無比眷戀

    母親面容我已忘懷

    愿化身為蛇 以口吞噬十億土地

    永不滿足的永恒空虛

    永不厭倦的永恒快樂

    萬物啊 流轉吧 回歸于我腹中——吞、噬、世、界、之、蛇!”

    在最后一筆落下后,整座冰封之城一下子猛烈地震動起來!仿佛有著地動山搖的垮塌之勢!

    然后,在莽荒鬼皇齜牙裂目之下,整座冰封之城轟然垮塌!融化成一望無際的冰水!

    冰水席卷著大地!淹沒了一切!

    外面那些被堅冰困住的人則是被星月等人用結界護著,看著下面川流不息的水,星月感嘆著泠羽的強大!

    泠羽平立于水面上,右足踮起,在水面上輕輕點了點,六條巨大的水龍破水而出,氣勢洶洶地沖向莽荒鬼皇,將他的四肢、脖子、腰身,沒有一絲因為這是蓮娜的身體泠羽就放過了莽荒鬼皇,反而是讓水龍們將他束縛的更緊!

    而路伊茲,被黑帝的領域困住,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莽荒鬼皇被泠羽用禁咒抓住,任她宰割!但是他也奇怪,他犯下如此大不敬之罪,為什么王族沒有殺了他?

    “你!你不可以殺了我!”

    “這具身體是蓮娜的!你殺了我也等于毀了她!”

    “哈哈哈!不敢了吧!快點放了我!”

    “放了我!這具身體可是你母親的!哈哈哈!”

    莽荒鬼皇越說越激動,越來越興奮,仿佛看見了泠羽拿自己沒轍后的挫敗,只能任自己而去!

    “呵~”泠羽輕輕地笑了一聲,這聲笑中含了嘲諷與蔑視,一下子,莽荒鬼皇的眼睛瞪大,“你想做什么!?這可是。。。。。。啊!”

    利刃刺入身體的聲音傳來,莽荒鬼皇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插在自己心臟位置的那把光劍。

    “你。。。。。。。”

    “你以為,這是我母親的身體,我就不敢那你怎么樣了嗎?”

    “愚蠢,既然當初我愿意舍下那么大的血本來引你出來,你就應該知曉我已經做好了失去的準備。”泠羽的輕言細語,對莽荒鬼皇來說仿佛是來自地獄的焚音。

    原來。。。。。。。王族,真的,是一個......

    “。。。。。。我不甘心!”仰天長嘯一聲,莽荒鬼皇合著蓮娜的身體便是在這天地中真正的灰飛煙滅!沒有只是暫時性的沉睡,而是,真正的。。。。。。永恒長眠!

    “為何,王上,您和公主殿下放過了我。。。。。。”路伊茲再三決定,還是準備將自己的疑問問出來。

    “這次,是羽兒放過了你。”

    。。。。。。

    戰斗結束了,這件事情,泠羽替學生會還有其他被困的人抹去了這段太過匪夷所思的記憶,之后,泠羽替娜娜莉治好了雙腿,讓娜娜莉重新站了起來,最欣喜的,也莫過這對患難已久的兄妹。

    而黑帝呢?準備回去,宴請諸族!

    ——————————————————————————————————

    里界王族,凌云之海,雙皇大婚,與天同慶!

    凌云之海是王族的帝宮所在之地,周圍群山環繞,仙霧縹緲,恍若仙境,云海百里,即里界神圣之地!

    聽聞里界雙皇大婚,各方勢力棄劇朝賀凌云之海,離凌云之海甚遠的種族們,例如地之一族,故名,地上生活的種族,沒有飛行的能力,只能夠雇請傭兵護送或者自己跋山涉水而去,但是,都有一個統一的特點,那就是,早早聽聞泠羽和黑帝即將大婚的消息后就已經開始籌備賀禮,日夜兼程趕往凌云之海,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不僅是因為懼怕,更是因為恭敬!

    一直以來,泠羽和黑帝的婚事始終是里界元老院心中的一根刺,拔也拔不掉,沒想到,嘿!他們公主殿下出去以后改變了不少,連王上也是,兩人終于能大婚,了卻眾族之心愿啊!

    日出東方,云海升騰,七色霞光,籠罩整個凌云之海!

    今日的眾云海之巔,與往日極為不同,依舊是那威風凜凜的仙繞之境,但其中又融入了那絢爛到了極致的張揚,放眼望去,萬里云海紅潮翻滾,儼然一方喜氣洋洋之色!

    密密麻麻的魂玉橋之上,紅綢相連精鍛飄飛。

    十二座最明顯的山峰從云海之中冒出頭來,乍一眼望去,就仿佛是十二星宮一般,十二座精美奢華的宮殿坐落其中,點綴色彩,那騰飛的大紅彩旗,恍若仙帶飄揚的綢緞,折射出祥瑞而喜慶的光澤。

    周圍的云霧繚繞,卷帶出淺淺的清香隱隱飄揚,這一片地域在朝霞的襯托下,美輪美奐。

    凌云之海萬里紅妝,不復往日的神圣威儀,空氣中都流淌著輕歌曼舞的歡笑之音,瑞鳳齊聲歡鳴,雖才晨光十分,便已經是熱鬧異常。

    云霧繚繞包裹著的這座山峰,橫截面光澤如玉,展開直徑數里有余,其上有簡約的傳奇珍獸雕像輪廓,周圍斷崖邊上紅綢隨風翻滾,一排排錦衣侍衛持槍而立圍繞周圍一圈,威儀之中亦是染有歡喜之色。

    “咚!”

    周圍隱隱傳出有鐘鳴之音,云霧飛騰,笙歌曼舞。

    帝宮之門早早開啟,無數美貌婢女身著華衣立于兩側,對著來的賓客們致禮。

    大長老風溟也身著一身喜慶華衣站立在門前,迎賓會面!

    “歡迎歡迎!”

    “哈哈哈哈!大長老別來無恙啊!”外界血族元老院的一群元老們中間跟著純血血族,高興地看著風溟。

    中間,玖蘭樞和玖蘭優姬也在其中,和其他身份比較高的貴族一起。

    “哈哈哈,小五別來無恙啊!如今雙皇大婚,已經了卻了眾族所望,公主殿下終于愿意接受王上了,這實在難得啊!哈哈哈!”

    “同喜同喜!雖不能與王上和公主殿下相提并論,但是,外界玖蘭家的兩位純血血族也是喜結連理了啊哈哈哈!”

    “哦?玖蘭家?那個返祖的孩子?”

    “是啊是啊!”

    。。。。。

    暮色將至,圍繞著凌云之海的七彩霞光也慢慢地淡了下去,接著更加璀璨的光芒發出,一看,原是十二王庭所在的十二座山峰所集結散發出的奪目之光,以及,萬里紅妝的紅浪潮涌!

    “唳——”

    清脆嘹亮的鳳鳴聲從天而至,五顏六色的鳳凰們跟隨著最前面的玄凰,背上馱有精致綾羅錦緞以及美酒瓜果,靈草奇花,在夜色之中劃出彩虹般的道道流光,最后陸續落在帝宮之前。

    下方,守衛森嚴,身著美妙華衣的婢女們忙里忙外布置著,穿行在眾多賓客之間。

    “這便是‘星海城’了,果真是如傳言一般,帝宮絕色之地!”

    “是啊!能夠有幸見得這‘星海城’真是三生有幸!”

    “哈哈哈!能夠見證王上與公主殿下大婚之事才是幾世也不曾修來的福分!”

    “對對對!兄臺所言極是!所言極是啊!”

    此番宏偉美麗之景,這般盛大場面,如此震撼浩大,古往今來都是極為少有之事,這‘星海城’也真是讓人嘆為觀止!

    龍騰鳳繞,九條五爪炎龍開路,玄凰順著虹橋拖著雍貴車駕,劃過凌云之海十二王庭星路之上,后面列隊數只麒麟,瞭望俯瞰而下,繁華鼎盛的景致盡收眼底。

    中間,一抹倩影隱隱約約在紅綾羅帳中閃現,血瞳中喜悅點點,看著下方兩側半跪行禮的里界子民們眼中閃過一絲感嘆之意,好似沒想到會如此聲勢浩大!

    每每走過一群人的朝禮之處,后面半跪行禮的人便站起,炸開鍋般的沸騰起來。

    伴隨著一道洪鐘之音合著鸞鳳之鳴高昂叫喚,沖破天際而來,八道不同顏色的光芒構造而成的虹橋灼灼其華!映照在那雙血紅深邃的眸光之中,折射出幽深的光芒,激動喜色仿若破涌而出。

    帝宮大殿之中正在談笑風聲的眾人瞬間精神都是為之一振,齊刷刷將眸光凝視向墨空。

    數丈之外,大殿處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了一抹男子修長身影,一襲滾金殷紅長袍包裹著那精壯的身軀,深藍似海的長發被一只紫金冠懶散扣起,散落垂下,傾下萬千星光。

    只此一道背影,仿佛腳踏星河而立,天地日月黯然失色。

    帝宮之上齊齊按兵不動的鳳凰忽然將羽翼展開,各自叼起一根長長的彩飄帶恍若鳳還巢般徑直飛向天際,帶動那長長的彩飄帶,周身火焰環繞,綻放出密密麻麻的煙火。

    好一場盛世煙華!

    另一端,雍貴車駕破空而來,玄凰一聲鳳鳴,周圍五爪炎龍朝天吐出炎火,仿佛九柱擎天,車駕之上,遮掩人兒的紅綾羅帳被炎流掀起,里面的人兒落入黑帝眼底——淡藍色長長的青絲在周圍八道光芒的襯映之下閃著銀輝,絕世的容顏上畫了些紅色淡妝,血紅色的水晶之瞳,就如同那真正的水晶一般透澈晶亮。一聲赤紅如火的嫁衣在空中劃過之處留下點點星芒。

    黑帝和泠羽對視一笑,血瞳之中同樣眷念著深沉的愛意與柔和。整個天地都瞬間安靜下來,芳華喧囂,鸞鳳爭鳴,似乎周圍的一切都已經遠去,仿佛,此時此刻,天地間只剩下了他們,飽含深情的對視。

    如此,相望,便是永恒!

    此時,他們眼中只有彼此!

    泠羽抿唇一笑,剎那芳華星辰黯淡,一步,一步,踏著虛空,緩緩向著前方等待著她的黑帝走去,仿佛,在行走過曾經的點點滴滴,回憶著美好的時光。

    “昂————”仿佛來此亙古混沌之音,鐘聲一出,下方立刻萬籟俱寂,接著,便是齊刷刷地跪倒一片又一片,眾乎——“恭迎尊皇!”

    所有的光芒立刻黯淡下去,墨空中,白色的光芒渲染天際,染成了浩瀚星空之色!

    偌大的星辰匯聚成一個十尾的不死神鳥圖案,就連黑帝和泠羽也是欠身行了禮。

    “貝帝斯-凰-月之瓏-泠羽見過老祖宗!”

    “貝帝斯-啼-黯之月-黑帝見過老祖宗!”

    “爾等免禮!”蒼老的亙古之音中還伴隨著一聲鳳鳴。

    “多謝尊皇!”洪亮的聲音從下方響起,接著,便是密密麻麻的人們起身。

    “如此,儀式便開啟吧!”

    “貝帝斯-啼-黯之月-黑帝!汝可愿娶貝帝斯-凰-月之瓏-泠羽為妻!?不論任何狀況?”

    “吾貝帝斯-啼-黯之月-黑帝,以王族之名在此起誓——傾盡吾之所有,換汝一顆真心!”

    “好!貝帝斯-凰-月之瓏-泠羽!汝可愿嫁于貝帝斯-啼-黯之月-黑帝?永生不離不棄?”

    “以我之名在此為盟,絕不辜負!絕不后悔!”

    “好!以吾之名,在此見證!亙古盟約,在此締結!”

    黑帝與泠羽十指相扣,結為同心!

    眾下,歡呼聲驚起一片又一片!

    兩人再次相視一笑,如此,便是永恒!

    以我之名——不離、不棄!  ——————————————————————————————————————————————

    (*@ο@*) ~月詠在此正式完結~撒花撒花~~~

    此外,萌喵的新坑也在昨天發布~《君臨暴虐之次元魔女》

    簡介:  她是次元的魔女,同時也是世界的女兒,自洪荒之時便隨最高法則一同誕生,她在混沌中孕育了千萬年,終于成型蘇醒。傳承自世界的意志,成為與最高法則并列的掌權者之一,在三千小世界中游歷,修補各方世界的小漏洞。

    1v1,男強女強,甜寵~歡迎跳坑~歡迎評論~
福利彩票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