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司少的重生嬌妻 > 正文 第58章 房間有鬼

正文 第58章 房間有鬼

作品:司少的重生嬌妻 作者:菲溪 字數:401705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陳玉荷看著向漁的眼神,是掙扎,也是解脫:“好孩子,到我身邊來?!?br />
    說著,她像個典雅的圣女朝向漁招招手,向漁立馬就像著魔了,直勾勾的看著陳玉荷,走到陳玉荷所在的臺階旁坐下,陳玉荷也緩緩蹲下身體,凝視了向漁一會兒,將自己的袖子擼上去,直到肩膀處才停下,因為上了年紀,即便保養得再好,手臂已經有些松弛。

    一串閃著銀光的手鏈,叮鈴響著顯露出來。

    向漁驚訝的看著,整齊的手鏈鑲嵌滿了銀飾,在黑夜的燈下閃著皎潔的光,而最中間,最奪目的那個珠寶,如同向漁隨身帶的,那枚鵝黃色的玉石一般。

    “你!”向漁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陳玉荷拿起那枚鵝黃色的玉石,凝視著似乎記憶回到了很久之前:“我和你父親向商,在年紀很小,很懵懂無知的時候就認識了?!?br />
    “我會和爹地說的,玉荷你不能離開?!毙⌒〉南蛏叹o緊地拉住陳玉荷的手,陳玉荷卻對自己做出的決定很堅定,似乎去意已決。

    “我們這段時間在一起的確很開心?!毙£愑窈赡菚r臉上還是嬰兒肥,眼神更沒有如今的犀利,卻很是明亮:“但你不是我,你不能理解我現在所承受的是什么,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比兒女情長重要的東西?!?br />
    陳玉荷甩開向商的手,向商整個人踉蹌的摔倒在地,藍色的眸子癡癡的望著決絕的陳玉荷,大聲喊道:“我們還年輕,我們對彼此最深沉的給予只能停留在兒女情長嗎?不要!我要和你至死不渝啊?!?br />
    陳玉荷身體一頓,她不敢再說話。

    年輕時候下一個重大的決定,對于任何一個年輕人來說并不容易,哪怕是陳玉荷在當時也不過是個小孩子,她害怕自己一時心軟同意對方的挽留,因此釀成大禍。

    向商跌跌撞撞的重新站起來,漂亮的劍眉認真的看著對方,像是要把對方的模樣永遠記在心中:“我尊重你,包括你的所有選擇,你走吧但你一定要收下這個?!?br />
    說著,從懷中拿出兩枚晶瑩剔透的鵝黃色玉石,拼在一起是薰衣草的形狀,是法國的象征,當時的陳玉荷只覺得鵝黃色和薰衣草搭配起來有些奇怪。

    這是法國皇室獎賞功臣的,是向家祖上得之,一代代流傳至今,是很有意義的傳家之寶。

    向商將其分開,一半給了陳玉荷,另一半拿在自己手上。

    “這是我們家的傳家之寶,是我父母給我的,父母的父母在父母結婚時會給新婚者一人一半,等到他們生了孩子,會把一整個完全交給孩子,孩子也會再分出去一半給孩子的愛人,我將她給你,因為我們祖上有規矩,不允許長輩干涉送的人選,除此之外我再也沒有能給你的東西了?!?br />
    陳玉荷帶著這份愛意離開了向商,可是分開兩個月后的陳玉荷覺得身體不舒服,例假也遲遲未到,去醫院做了檢查才發現懷孕了。

    驚慌失措的她不知道該怎么辦,只好找到向商的父親,因為無力撫養,希望對方能幫助她處理這個孩子,念在親生骨肉,向商的父親終于同意了。

    陳玉荷在法國待了一年,期間沒有任何人看望過她,孩子生下就被抱走了,她連一面都未見過,甚至不知道是男是女,因為法國人沒有坐月子的傳統,剛生下孩子沒幾天,陳玉荷不得不離開法國。

    “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就知道你一定是我的孩子,所以才會問你父親是不是名叫向商?!标愑窈烧f話的時候嘴角帶著淡淡的微笑,慈愛的看著向漁,將他摟入懷中:“一直以來也從沒有好好照顧過你,怎么敢承認你我二人之間的關系?!?br />
    饒是如此堅強的向漁,此刻也泣不成聲的大哭起來。

    直到聲嘶力竭,宣泄出這么多年來二人所各自承受的痛苦才算暫時結束。

    向漁知道,自己該為自己的人生做下一步打算了:“你、們什么時候走?!?br />
    面對面前的血緣至親,向漁猶豫著不知道該如何稱呼,是叫做媽媽或者一如之前稱她陳老師,于是說話吞吞吐吐起來。

    陳玉荷像是沒看到這些,不在意的繼續撫摸向漁圓滾滾的腦袋,似乎想把這些年虧欠的愛撫一并補回來似的。

    “事情處理完了,時間也過了挺久,我不能一直耽誤后輩們,應該明后天就啟程了,你呢?”

    “我不知道,我現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回去問我爹地,可又不知道怎么說出口?!?br />
    “這件事情一定會給他帶來很大的困擾吧,正是因為這樣,我們時隔這么久依舊沒有聯系?!?br />
    向漁不愿再看著陳玉荷,害怕自己不爭氣的哭泣,他明白陳玉荷的意思,以陳玉荷和向商的身份只有兩人都刻意避開對方時,才有可能至今都沒有聯系,這么久了,怎么會有恨意流傳這么久呢,一定是那晦澀難以道明的愛吧。

    向漁轉頭看向一旁的草叢。

    深深的草叢中突然顯現出一絲光亮,一只小小的生命正跌跌撞撞的四處探險呢。

    陳玉荷看著被吸引住視線的向漁,撲哧笑出聲來:“你和你父親一樣,對周圍的事物都很容易好奇,那是螢火蟲,你應該知道的,是第一次見到吧?!?br />
    “嗯,這種感覺好神奇啊?!毕驖O呆呆的望著那星星點點的螢火蟲。

    “記得我小時候,每天都與周圍的一切生靈打交道,他似乎很喜歡你呢?!标愑窈尚χ?,螢火蟲似乎是明白兩人的善意,加速自己脆弱的小翅膀,歡快的飛到二人身旁。

    不一會兒,兩人周圍的螢火蟲越來越多,向漁笑的很高興,看向身旁的陳玉荷,陳玉荷也笑著,那雙清澈的眼倒影了周遭的光亮顯得更加有神。

    向漁不由得看呆了。

    “我想留下來?!?br />
    面對向漁這突然的決定,陳玉荷不由得一愣。

    “我想要留下來,自己一個人在你曾經的生活中看看,或許能對以前的事情有所釋然,以前我總是覺得心里空空的,可當我知道我們的身份之后,就感覺心里踏實了,但我不得不去思考我這些年來從未思考過的東西,我人生的方向是什么,我想在這里找到?!?/div>
福利彩票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