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司少的重生嬌妻 > 正文 第5章 被玩壞的禮服

正文 第5章 被玩壞的禮服

作品:司少的重生嬌妻 作者:菲溪 字數:131192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一旁的程莉臉色變了又變,硬是壓下了自己的怒火,擠出一個笑容,道:“抱歉,我也先回去了,要不然樂樂難受沒人照顧著……”

    說著,程莉給溫汀遞了個眼神,示意她出來說話。

    溫汀心里有數,知道程莉無非就是裝可憐,看她在司太太面前受寵,所以想拿她當槍使。于是她索性裝作沒看懂程莉的眼神,溫順地道:“是呀,有阿姨照顧樂樂姐,我也放心了許多。”

    程莉一口氣沒順下去,差點被氣死。

    她差點咬碎后槽牙,心里想的是這個臭丫頭這兩天怎么回事?還是像以前一樣蠢,但好像不那么聽話了。這樣想著她便起身離開了,徒留下溫學齊坐在那里,面色略有些尷尬,沒多一會兒也就先離開了。

    反正司家想約的也不是那幾個人,所以倒是沒怎么被影響到。

    “汀汀,你看我這臭兒子怎么樣?”司太太熱情又直爽。

    溫汀裝作害羞地低頭,但心里卻開始犯難,她不想讓程莉母女倆傍上司家,可她對這個男人也沒有半分想法啊,他雖然家世好,長得好,可這性格相處起來肯定不行……如果只為了報仇,司家倒是可以利用,但看到司太太對自己那么好,溫汀是打心底里不愿意利用他們。

    正想著,只聽司南聿開口了,語氣平平的,可聲音卻一如既往的冷硬:“我和溫小姐還不熟,你問這話問早了。”

    溫汀當即松了口氣。

    “司先生說得對。”溫汀淺淺笑著道。

    說話間,溫汀與司南聿的視線隔空相撞,溫汀覺得自己甚至隱隱聞到了**四濺的味道,司南聿表情冷,眼神更冷,再加上他那壓人的氣勢,讓人忍不住想在他面前臣服。

    但溫汀卻硬是挺了過來。

    她毫不畏懼地迎著司南聿的視線——開玩笑,她可是死過一次的人了,還會怕他嗎?想到這里,溫汀的目光更是堅定了幾分,反正她從來沒打算害過司家,幫他們家擋了溫樂樂這朵爛桃花更是好事一樁,她有什么可心虛的?

    司南聿移開目光,心里升起一種奇怪的感覺。

    好像只要是跟溫汀這個女人沾邊的一切,都很奇怪。

    司太太眼瞅著情況不太對勁,于是連忙打圓場,道:“是我太心急了。你們年輕人嘛,不興包辦婚姻這一套,你們想了解了解也好。臭小子,多約汀汀出來玩,平時也多幫襯著她點,對了汀汀,九月開學你就讀大一了吧。”

    “嗯,在H大,當時報考的時候不想離家太遠。”溫汀從善如流。

    司太太笑著道:“那剛好,南聿的公司就在那附近,以后你們可以經常出來吃個飯,看看電影。”

    只見司南聿忽然細微地蹙起眉。

    他公司什么時候跑到H大附近了?正想開口否認的時候,卻被司太太在下邊狠狠掐了一把胳膊,他不解的看過去,只見司太太面上絲毫不顯,道:“下個周末有酒會,你帶汀汀去玩玩吧。”

    “司先生生意上的事情忙,大概沒時間陪我這個小丫頭片子,司伯母您就別為難他啦。”溫汀適時開口,表面上是在為司南聿解圍,實際上——她自己壓根就不想跟司南聿這塊大冰疙瘩單獨相處好嗎!

    誰知司南聿目光瞥了過來,緊接著就緩緩開口:“周末恰好有空。”

    溫汀嘴角一抽。

    司太太笑得合不攏嘴,道:“那就好,那就好。”

    縱使心里有一千個一萬個不情愿,可溫汀只能跟著笑笑,點點頭,但她心里已經全是眼淚了。

    司南聿嘴角微微勾起一個弧度。

    他倒是想看看這個女人到底想干什么,到時候有了單獨相處的機會,有些話也就方便直接說出口了……

    一頓飯吃下來,司南聿跟溫汀各懷心思,倒是司太太吃得盡興了。

    原本還想讓司南聿把溫汀送回家,但溫家的司機已經來接了。

    司太太略有些遺憾。

    ……

    回到溫家后,只覺得一開門,里邊的空氣就比外邊冷好幾個度似的。

    溫汀微微攥緊了掌心,接著又松開,深深呼吸一口之后才換鞋,進客廳。

    不出所料,剛一露面,迎接她的就是一聲怒罵:“你還知道回來?溫汀你是不是覺得自己翅膀硬了,有司家給你做靠山了,越來越無法無天了?”

    溫學齊滿面怒容。

    溫汀心里淡定得很,可臉上卻流露出委屈:“爸爸,你怎么發這么大的火?我又做錯了什么?”

    溫學齊語塞,要說溫汀哪里做得不好,還真沒什么,可今天除了溫汀之外,他們幾個全都丟人丟大發了,想到這里,溫學齊再次強硬地道:“給你準備的禮服和首飾為什么換掉?你是覺得溫家虧待你了,給你準備的東西讓你丟人了?結果你那是什么打扮!”

    溫汀心中冷笑,她還真想著找個話頭引到這里呢,沒想到瞌睡了有人送枕頭!

    于是她接話道:“不是我不愿意穿,而是那禮裙的帶子其實幾乎快斷了,我出門前用別針固定住,可到了地方之后實在撐不住了,我這才拿出備用的衣服換上……首飾跟禮裙是配套的,我也就一起換了。”

    “沒想到你現在居然都學會撒謊了!那明明是專門給你定制的,全新的,怎么可能會壞?!”溫學齊顯然是不信,直接認定了是溫汀說謊,可他卻沒看到一旁的溫樂樂臉色難看了起來。

    溫汀從包里取出那條禮裙,裙子的肩帶很細,現在已經完全斷開,這條裙子穿在身上的話,不難想象,只怕就會直接從身上掉下來。

    溫學齊一愣,緊接著又怒喝:“為你定制了這么貴的禮裙,你竟然弄壞了!”

    真是不講道理。

    但凡有什么事溫學齊只會第一個怪她,罵她,就像她是仇人的孩子一樣,溫汀心中不太好受,只覺得自己生母實在是太傻了。

    她默了片刻,打開手機中的視頻,直接播放給溫學齊他們看。

    只見屏幕里赫然正是溫汀的房間,而有個身影拿出了禮裙,用剪刀把肩帶剪得將斷未斷——再仔細看,那人正是溫樂樂!

    溫學齊的臉色由紅轉青,再變黑:“你居然在家里裝了監控?!”
福利彩票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