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南笙與鹿凌 > 正文 第三章 小鎮安家

正文 第三章 小鎮安家

作品:南笙與鹿凌 作者:薏苡 字數:9827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天回去之后,孟相仁便在書房與自己的父親談話相商。

    “相仁,這幾日總是不見蹤影,宋先生還向我尋你呢。”孟父板起臉道。

    這話問的蹊蹺,孟相仁想,以前自己大半個月都不著家,父親也不曾問過,莫非是知道了些什么。如果只是平常詢問又該如何。思及此處,孟相仁道:“父親,孩兒自覺學的差不多了,也不想再學些什么,且宋先生期望孩兒能考取功名,孩兒志不在此,因此這幾日找南笙玩耍了幾日,希望宋先生可以打消了念頭。”

    孟父點點頭,對孟相仁道:“的確,我們孟家人也不適合做官,官場污濁之事甚多,與人心打交道,比戰場的殘酷不會弱。也好,為父也不想你進入官場,被那污濁之氣給染了。”

    孟相仁心思百轉,道:“父親莫不是有感而發?””

    孟父挑眉道:“自古以來便是如此,盛世少,貪官多,一個王朝越是歷史悠久便越是腐敗。出仕未必是好事,人年紀大了,也不想什么功名利祿,一家團圓便好。”

    “父親,孩兒知道了。”孟相仁道。

    “如今最重要的就是你的婚事了,你林伯父與我相商,我們的意思是在你去吳楚之前先成家。你看如何?”

    “父親,我還年紀,成親一事,不急。”孟相仁笑道,只是其中的不情愿孟父恐怕看不到。

    “難道你要叫人家一好好兒的姑娘給你耽誤,守活寡!”

    “父親……”孟相仁還未說完就被孟父打斷道:“你爹爹我不年輕了,我與你娘成親時也離而立之年不遠,如今我老了,不知還有幾年能看著你,你大了,孟家的生意你遲早要撐起來,幾年不著家都是正常的。路途遙遠,世道險惡,意外常有,不成家,如何立業?孟家的香火也是需要延續的。”

    “相仁,你好好想想。”孟父嘆了口氣又道:“你先回房吧,這幾日就先讓你蕩蕩。”說完揮了揮手,示意孟相仁退下。

    孟相仁向孟父做了一揖便走了。

    孟相仁回房后,只覺得父親的話古里古怪,不似平常有條有理。只是從不知父親的生平事跡。只能猜想父親官場受挫,成親晚,不想自己重蹈覆轍吧。

    洗發沐浴之后才想起來,鹿凌的腰間印記忘了查,正準備去趟書樓,想了想,鹿凌總不會跑的太快,往后留心看的仔細些再查也不遲,便躺下睡了。

    而他的父親在半夜是放出了一只信鴿。

    望著信鴿離去的方向,孟父深深地嘆了口氣。

    第二天,孟相仁依舊準備去南笙未來的藥房。

    另一邊,南笙與她父母在用早飯,在吃飯期間,南笙提出來救助鹿凌且希望父親可以為鹿凌謀份差事。

    南父頓了頓筷子,道:“這個孩子聽著不錯,但是爹爹從未了解過,如何向人擔保,若他真想在這鎮里安家,你且帶他來讓我看看。”

    南笙聽見父親的回答高興的笑瞇了眼,道:“等他傷好了,我就帶他來見爹爹。”

    “只是,雖然爹爹不反對你與他相處,男女之防還是要有的。”

    “爹呀,相仁哥哥也在的。”南笙嘟了嘟嘴,有些不在意。

    南父看著南笙沒有點兒心眼的樣子,不由得笑了,道:“你相仁哥哥也是有婚約在身的人,不久定要成親了,鎮里人知道你們二人從小親如兄妹,感情要好,難免有人嚼舌根,怕壞了你的名聲。否則如何議親?”

    “爹爹,不急,女兒還小呢,再說了,這鎮里的男子沒有我看的上眼的。”

    “那你要如何,官配?笙兒,你快十八了,不小了,在不挑一個,只能撿人家剩下的了。”南父對女兒婚事的上心卻不能引起南笙的注意。

    南笙道:“若是實在尋不到,我給相仁哥哥做妾好了,想必他不敢虧待我的。”

    “你叫我如何與你說,憑我與你孟叔叔的交情,那能讓你做小,這讓你爹爹如何與你孟叔叔見面?”

    “那我就如江湖!四海為家,行俠仗義,扶貧濟困,再者做女夫子,再不行,我出家嘛。不怕。”

    “你不怕,我怕!”南父實在不知道說什么好了。轉頭對南母說:“你說說她。”

    南母被父女兩的對話逗得不行,笑著說:“南笙爹,你別氣,改日叫宋先生與她說說如何才能做夫子,當尼姑。”

    聽見這話,南笙疑惑不解,道:“做夫子有些要求就算了,為什么做尼姑還有章程?”

    南母道:“那你以為尼姑如何生活,好聽些是為人排憂解難,讓人有個清靜之地,其實就是靠自己費心費力的像做生意一般經營自己的名聲來吸引信徒,信徒學識層次不一,若是遇上比你更有見解的信徒,你的口碑還要不要了。尼姑也是分三六九等的,難道你想掃一輩子的地?”

    南笙聽了啞口無言,只得說了一句:“知道了。”

    見狀,南父覺得還是叫宋先生來給南笙補補課,若是將來真的沒辦法給南笙找夫君,也舍不得讓自己的寶貝去當尼姑,做夫子才是最好的選擇。只希望到時宋先生可以幫幫自己的寶貝女兒南笙了。

    眾人心里各有算盤,一個早上就這么過去了。

    三人碰頭后聊天聊地的,說的很是投機。

    南笙說了自己父親會幫助鹿凌找差事后,鹿凌道了謝并希望南笙能替他向南父道聲多謝。

    就這樣,日子過得飛快,一個多月過去了,三人的感情越來越好。

    在鹿凌的傷勢痊愈的差不多后,南笙帶著鹿凌進了南家。

    南父看著座下的鹿凌,道:“鹿公子有什么心儀的差事或者說擅長什么?”

    鹿凌道:“鹿凌不挑差事,只是若是與武功相系就最好不過了。”

    南父似乎有些不相信,道:“看著你的身板不似習武之人。”

    鹿凌道:“若是您不信,可以試試我。”

    “這自然是好的。”

    于是三人便一起進了南父的練武場。

    以下省略五百字。

    最后,兩人堪堪打了個平手。

    南父一笑,對鹿凌道:“你可知我南家是開鏢局的?”

    鹿凌狀似狼狽的道:“知”

    南父笑了笑:“那你可愿來我鏢局,具體事務安排還要些時間。”

    鹿凌道:“自是愿的,您給我工作的機會已讓鹿凌感激不盡,等些時日也是應當的。”

    “你這后生懂理。這些時日只顧著養傷了吧,讓南笙帶你走走吧,這鎮子雖小,好景卻也多呢 。”

    “那就勞煩南笙姑娘了。”

    “南笙,帶鹿凌走走,早些回來。”南父點點頭道。

    南笙答應的痛快:“那爹爹我們走啦!”

    南父一點頭,南笙就拉著鹿凌,道:“我們走吧,可要帶你好好兒玩玩。”

    鹿凌應了聲好。二人不久就走遠了。

    南父看著二人漸遠的背影,笑了笑。也轉身離開了。
福利彩票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