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武林雨瀟瀟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復活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復活

作品:武林雨瀟瀟 作者:三木林先生 字數:201530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過半個小時不到,秦不移回來,可四老沒有和他一齊下來,大家不知道是咋回事,都用問詢的眼光等秦不移說情況。

    只有譚不攏心急,沒見四老,不等秦不移坐下,就發問:

    “只有你一外人下來,四老呢?不愿意?還是你沒下功夫請?”

    “什么叫沒下功夫請?那應該讓你去。”

    說到這里,秦不移不滿意看了譚不攏一眼,沒理他繼續說道:

    “我去請了四老,四老聽我講完,四人都沒說什么,互相望了兩眼。

    木斗師傅對我說,‘你們還不嫌師傅死得不舒服是吧,還要開棺驗尸,讓他不得安寧,我們四個都不去,我說的就代表我們四個人的意見,你們要驗尸,你們自己去驗。

    要送金大哥上山安葬的時候,通知我們就行了。下去。’

    我看他們斬釘截鐵沒有商量的余地,我只好下來了。

    誰不服,認為請得動他們,誰去請好了。”

    他這樣一說,沒人說話了,都知道,誰去請也沒有用。

    這是四個老頭子的意見。

    “掌門師弟,我看只有實行第一套方案了,還是你來驗尸,請沈大俠來作證,你看行不行?”

    金不換又提出用他的第一套方案,錢不多沒等掌門回答,已替他回答了:

    “又沒有第三套方案,那就這樣辦,早點處理好。”

    “好吧,就由我和大師兄金不換一起驗尸,請沈大俠替我們作證,有勞沈大俠了。”最后還是楚天闊來拍板。

    說罷,楚天闊叫大家將屋子中間騰出一個地方,把金斗尸體棺材挪移到中間來。

    眾人圍成一圈,看如何驗尸。

    楚天把蓋住金斗的黑布揭開,露出整個尸體。

    金斗平躺在棺材里,姿勢就是大家放進去的樣子一點也沒有變化。

    楚天闊又把蓋在金斗臉上的草紙輕輕揭開,死者的面部暴露在大家眼前:

    臉部是像剛死去那時一樣,還是紅潤的,五官也沒有任何異樣,整個棺材還充斥一股酒香味,并沒有半點異味。

    楚天闊將右手食指中指并放在死者鼻孔處,沒有感覺到死者的呼吸。

    將死者袖子擼開,再次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放檢查金斗的脈搏,也沒有任何跳動的跡象。

    檢查到這里,楚天闊對大家說:

    “師傅的呼吸、脈搏都沒有了反應,現在請證人沈大俠來檢視死者的這兩個地方,看是否和我檢查的一樣,我們再往下檢查。”

    在幾十雙眼睛的注視下,沈浪也照楚掌門的動作又小心檢查了一遍,然后抬起頭用肯定的語氣說:

    “根據金老的呼吸和脈搏,可以確定沒有生命體征,應該死亡了。

    有不相信的可以來再次檢查。”

    眾人聽了他的話,沒有哪一個持懷疑態度,沒有人吭聲,都默認進行下一個程序。

    沈浪退開,楚天闊又站回來。

    將死者的頭輕輕抬起,檢查后腦勺,也沒發現任何打擊的痕跡。

    將金斗的嘴巴用力掰開,看死者嘴里有沒有異物,也沒發現異常,只感到有一股酒氣向大家沖來。

    楚天闊再把死者胸前紐扣解開,查看死者胸前有無受傷痕跡,有無中毒癥狀,也沒有發現異狀。

    當然,這些憑肉眼都能夠發現問題,大家都目睹了這個過程,也沒有說什么。

    沈浪還用右手輕輕放在死者左胸,試試金斗還有沒有心跳,全然沒有試到。

    到此,大家親眼所見整個過程,楚天闊環顧一下大家說道:

    “現在大家也看到了整個過程和金師傅身上的情況,對金老的死沒有什么疑問了吧?沒有疑問,我們就收拾好抬回去。”

    大家也確實沒有發現什么不對的地方,找不出什么理由反對。

    因此大家動手,七手八腳將金斗尸體放回了原處。

    一夜無話,大家按照泰山派掌門楚天闊的安排各執其事,準備好再送泰山派五老之一的金斗一程。

    由于安葬時間緊急,也沒有通知其他人來參加追悼。

    沈浪本來第二天結束后要走,但掌門楚天闊和他的五不好友,都希望他留下來。

    特別是好友金不換,還專程給他說了兩次。

    沈浪只得答應等金斗安葬后才離開。

    到了第三天,早餐后,泰山派所有人員都集中在正殿外面。

    其余四老也來到現場,送別老友一程。

    全體人員一起站在大門外,聽由金不換主持師傅的葬禮。

    金不換在正殿內宣讀了師傅金斗的一生和對泰山派的貢獻。

    命人將棺材蓋合上,將棺材移到大門口,準備從大門發喪出去,然后直接抬到安葬地點。

    大伙將棺材移到大門口,金不換雙手十指交叉變換,做了幾個驅逐鬼神的動作,畫幾道鎮鬼符,口中念念有詞,發出口令:

    “今朝魂魄去,出……”

    “出”剛落口,駭人的一幕發生了。

    棺材蓋“嘭”一聲分裂成幾塊,沖到天花板,又撞擊回來。

    棺材里飛出一個人,隨炸裂的木板沖上五六尺高,然后落下來,雙腳踩在棺材頭部邊沿上。

    現場膽小的嚇昏了。

    大部分人嚇得趴在地上,連頭也不敢抬。

    只有四老、五不和沈浪還站在原地。

    這從棺材里飛出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死去三天的五老之一——金斗。

    大家沒緩過神來,金斗站在棺材沿上,哈哈大笑起來。

    笑過之后,扯著嗓子吼道:

    “我再不出來,就要被你們憋死了,你們在干嘛?哈哈,有趣,真有趣。

    你們這架式,要把我抬上山埋了吧?”

    金斗見大家沒動,一步從棺材上跳下來,對掌門楚天闊說道:

    “還不快讓大家把這些都拆了,好看嗎?”

    這時趴在地上的人膽大的已經站了起來。

    膽小的有的還繼續趴著,不敢抬頭看,有的悄悄側頭偷看一眼,確定沒是鬼是人才站了起來。

    “你究竟是人還是鬼?不要嚇我們。”

    喝了酒膽大的錢不多打破沉悶的現場問道。

    “我是人是鬼?我是你的師傅金斗。有假包換。哈哈哈!”

    金斗說完又開始放聲大笑起來,聲震屋瓦。

    這一下全場人才真相信金斗沒有死,但怎么一回事,這個謎在大家心里更奇怪了。

    一切還要金斗本人才說得清楚。

    原來是這樣的。

    近三年來,泰山五老在研習泰山派遺失了的一項武學——神閉功。

    這一武學在五老之前泰山派有人會,但到了五老的的師祖時,這一神奇武學失傳了。

    在泰山派武學書上有記載,泰山派武學書上對人的理解。

    認為是人一個完整綜合體,是由肉體和精神兩部分組成,這里的神包括神經、血脈、意志、思想等。

    神閉就是通過訓練,讓人的神經、血脈、意志、思想在一定時間內處于完全休息狀態。

    血液不流動,神經沒有知覺,沒有意志、沒有思想,整個人就只有一具軀體存在。

    這個時候,人體沒有脈搏跳動,沒有呼吸,沒有心臟跳動,一切都沒有反應。

    等這一段時間結束,人才完全恢復正常狀態。

    兩個時辰為一個練習周期,練習期間可以兩天才吃一次餐。

    五人試圖將這一深奧武學按照書上記載研究學習,將之恢復。

    這些年來,五老都在研習。

    其中金老的訓練效果最好,已經能達到半個時辰,其余四老還只有三十分鐘的功力。

    前一段時間,五老覺得沒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就想拿自己的弟子尋開心。

    沒事就商量如何捉弄這些弟子們。

    這一段時間,五不弟子沒有常來關心他們五人,這五個老頭子有點生氣。

    金斗提議,由他來練習這個功夫,在某天練習的時候,假裝死去。

    看這些弟子有何反應,同時也向弟子們展示泰山派曾經有過的絕妙功夫。

    三天前的晚上,他們五人在一起喝酒。

    喝醉后,五人商量,等即將天亮的時候,由他來練習,然后裝死。

    看徒弟們的反應,其余四老裝作什么都不知道 ,讓徒弟們折騰。

    金斗在練習的時候,功力消失。

    恢復正常時,就是一個正常人。

    他只是睡在棺材里一動不動,但是外邊什么情況他在里面一清二楚。

    好幾次,他差一點沒控制住,在棺材里笑出聲來。

    他在裝死的第二天聽棺材外的人說話,就知道了出喪時間。

    這不到了第三天,本來他想讓人把他抬到了埋葬他的地方,他再跳出來看看,這些徒弟要把他埋在什么樣的墳地。他還想堅持一會兒。

    沒想到的是,徒弟們將棺材蓋一關,這一副棺材又做得堅實,通體沒有一絲縫隙,

    里面的空氣越來越少,他在里面越來越吃不消。

    如果是練功期間,這倒沒有什么關系。

    問題是他處于清醒狀態,假如他馬上進入練功狀態,也行。

    但是,這樣的話還要一個小時,到時候他還沒有醒過來,就只有等著師弟們將他弄醒了。

    由其余四老來將他弄醒,這就糗大了,變成了五老的合作捉弄徒弟的一出戲了。

    這樣做,就太過了,大家要怪罪就怪罪他一人,所以他也沒太敢這樣做。

    等楚天闊讓人將他移到屋子中間的時候,金斗在里面已經吃不消,要窒息了。

    他將棺材里僅有的一點空氣全部吸進胸腔,大吼一聲,毀壞棺材蓋從里邊跳了出來。

    只是沒想到跳了那么高,嚇了大家一跳。

    當然,金斗在敘述的時候,將五人商量,要考驗弟子們有無孝心商量這一部分去掉了。

    只講是練習神閉功這一部分,并且還說其余四老都不知情。

    其實只要細心人一想,這五老經常在一起,他練習這一功夫其余四人不可能不知道。

    還有一個細節,金斗死后,其余四老并沒有像是死了一個好友那樣傷心,好像每個人都是胸有成竹的樣子。

    估計也是大家不想揭穿,只要師傅好好的,就比什么都強。

    管他是惡作劇,還好作劇。

    金斗將這一過程講清楚,消除了大家心中的疑慮。

    并且還知道泰山派又重新恢復了一門精妙武學,大家異常高興。

    楚天闊安排人將該拆除的拆除,該扔掉的扔掉。

    又從新安排人擺上酒席,一是替師傅壓驚,二來對泰山派從新恢復這一武學表示慶賀,三也招待沈浪和寺里的全體人員。

    正當大家開懷暢飲,喝得高興的時候,有人進來向楚天闊報告,外邊有人送來一封書信。

    究竟是何人送來書信,又有什么事情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福利彩票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