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中華球王 > 決戰慕尼黑 第六章 惡意針對

決戰慕尼黑 第六章 惡意針對

作品:中華球王 作者:婧楓 字數:30074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菲爾特的訓練場地位于主場館和行政建筑后方,大小和大學的足球場相差無幾。四百米的跑道,中間一個較小的足球場地,布滿訓練器材。一萬米就是要沿著跑道跑25圈,白濤要在25圈的基礎上再多跑7.5圈,想想都覺得可怕。

    一場足球比賽,運動員平均跑動距離大約10公里也就是一萬米。但這個跑動是在緊張的心理壓力下進行的變速跑,難度更大。

    因此如果平時都不能順利跑完一萬米,還談什么上場比賽,這就是羅斯的哲學。

    然而恐怖的不是這一萬米,而是羅斯下一個指令。“長跑結束,休息十分鐘開始對抗訓練,表現差的不能進入周末比賽的大名單。”盡管全體菲爾特球員,包括受傷的一名前鋒,兩名后衛一共才19人。

    但羅斯依然會將一些球員排除大名單,他的嚴厲造就了這支鋼鐵隊伍。

    可這樣對白濤就非常不公平了,十分鐘的時間多跑3000米,還是在跑完一萬米以后。縱使白濤非常年輕,體力旺盛,也是幾乎不能完成的事情。

    羅斯說完,特意望著白濤問大家,“全體隊員有沒有問題!”

    NO!

    回答完畢,在隊長肯帕的帶領下,眾人開始了早就習慣的魔鬼訓練。

    一萬三千米,如此高強度的訓練,發自內心的白濤沒有訓練過這種強度。即便是一萬米,細細想來也極少有過。因為在中超時,大家的訓練都是一起的,即使自己想跑這么長教練也是不允許的。

    不管怎么樣,堅持下來。

    一千米,兩千米,三千米,四千米,五千米,都沒有出現掉隊的情況,但是從六千米開始,部分隊員已經顯得有些跟不上節奏。

    八千米時候,隊中的兩名后防老將希爾,馬卡羅,中鋒洛夫斯基已經落后隊伍將近一圈。中鋒體型過大,等于負重跑。

    和皇馬一戰,實在太消耗元氣了。

    肯帕作為隊長一直嚴于律己,一萬米對這位三十四歲的老將來說還算沒問題,他時不時的看向白濤。

    一米七八的白濤和大家一樣,汗水早已浸濕了所有衣物,緊緊的貼在身體上。不長的韓式發型像洗過一樣,如果不是劍眉的阻攔,汗水早已淹沒了他不大的雙眸。

    白濤的鼻子和嘴巴比一般的亞洲人要大一些,因為他從小在靠近俄羅斯的地方長大,不論身體還是五官多少有一點歐洲人的影子。

    慢慢看來,還是有幾分魅力。不過肯帕關心的可不是他帥不帥,他在觀察他的呼吸。這種高強度的運動,首先跟不上節奏的未必是四肢,而是呼吸。

    白濤呼吸緊湊,也明顯比開始重了很多,但還是很有規律,老隊長多少放下心來。

    但他還是非常憂慮,畢竟白濤要比所有人多跑3000米,現在又和大家處于一個位置。如果不能在十分鐘內跑完,就無法趕上分組對抗。

    考慮到默契程度,白濤在剩下的半個賽季首發的概率不大,但是作為替補出場說不定會收到意想不到的結果,為了球隊成績,一定要堅持下去啊,肯帕默默地祈禱著。

    一個白色身影超過了排頭的老隊長,此人正是白濤。

    他不傻,他心里非常清楚,如果一直和大家在一個位置,他肯定沒辦法在剩下的十分鐘完成三千米,也就沒機會參加周末對陣沃爾夫斯堡的比賽了。

    遠處教練羅斯將一切看在眼里,羅斯身后是一個熟悉的身影。看到白濤一馬當先,激動的站了起來,“加油,白濤加油!”

    肯帕眾人聽見后馬上知道,隊長的調皮妹妹來了。竟然不給自己加油,而是給一個剛來的臭小子加油,這神馬情況啊。

    專注的白濤根本沒有聽到吶喊聲,他只是專注的奔跑著,直到前方出現前輩希爾的身影。

    “Gib Gas,加油!”白濤用今早剛剛學會的德語,鼓勵掙扎的老前輩。希爾等人抬起頭,看著眼前少年堅定的身影,回想起前天的比賽。心中一股力量上涌,我可不能輸給菜鳥啊!

    年邁的希爾竟然跟著白濤的腳步,追上了一線團隊。看到這一幕,助理教練用深奧的眼睛看了看羅斯。換成任何一個國家的球員,這種行為早就打動了教練,無奈啊!

    在白濤的鼓勵下,三名落后的隊員和肯帕等人順利完成了一萬米的任務,全場只有一個人還在繼續。

    還剩兩千米,在白濤的奮力下,也只是比隊友多跑了一千米。十分鐘的時間,一分鐘兩百米。換成平時輕輕松松,但在一萬米之后,他感覺自己有明顯的脫水和眩暈,此時的太陽已經比九點時候強烈了很多。

    支撐他繼續向前的不是腿,是信念和耐力。從來沒有過,沒感到自己修長健碩的雙腿如此之重,沒有覺得太陽這么的毒辣辣,這可是剛剛進入春季。

    疲憊的白濤,跑動的身體都有些晃動,兩分鐘過去,白濤完成了預期的兩百米,還多跑出來了40米。腳步和手臂的擺動,已經出現明顯的不協調。

    昨天嘲笑白濤的隊友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他們都望著隊長,尤其是剛才得到鼓勵的三人,“隊長,你去求求情吧。”換成平時他們根本不敢有這種想法,但今天面對新人這種強度會死人的。

    肯帕搖搖頭,他相信眼前的少年,一定可以完成的。

    遠處的娜塔莎不解的望著場內發生的一切,開始朝身邊的記者發問,“啥情況啊,這怎么回事?”

    雖然記者距離場地較遠,但是他們有一些非常厲害的設備,在很遠之外就可以錄取聲音,一些特別的報社,甚至有唇語讀取軟件。“貌似這個東方小子要多跑三千米,現在應該還在繼續吧,斷腿教練真是名不虛傳。”

    聽完記者的解釋,暴躁的娜塔莎不顧保安的阻攔,何況保安也知道她和隊長肯帕的關系,沖到球場找羅斯理論。

    斷腿教練天不怕地不怕,唯獨害怕這個瘋丫頭,娜塔莎完全不顧主教練的面子,一把揪住羅斯的耳朵,“老爹你說這是怎么回事,憑什么白濤要多跑三千米?”

    注意力全在白濤身上的肯帕,聽到教練的慘叫,趕緊前去阻止,“娜塔莎,不得無禮。”。他很少直呼妹妹的名字,一旦叫了,肯定是生氣了,娜塔莎還是很怕的。

    羅斯自己也說不上,到底是公報私仇還是什么原因,他就是想這么做,他想看看這個東方球員的極限在那里。

    娜塔莎知道拿哥哥和老爹沒辦法,氣得直跺腳,情急之下她跑過去陪白濤一起跑了起來。

    迷糊中的白濤望著來人,輕輕地喊出了那個夢中,出現無數次的名字,“碧瑤。”聽到這個名字,娜塔莎又郁悶地跑了回去,看著她郁悶的表情眾人哈哈大笑。平時都是被欺負的份,今天竟然也有魔女郁悶的時候。

    “碧瑤別走,等我~”一句話沒說完,白濤啪的一聲倒在地上,還有三百米。

    聽到倒地聲,女孩兒趕緊轉過身,竟然有一絲絲心疼,怎么回事才剛剛認識啊。“加油啊,你不是要做第一個拿金球獎的中國人嗎?連三百米都跑不完,還拿什么金球獎!”

    昨晚,白濤做夢都是自己拿到金球獎的致辭,娜塔莎不難推測他的夢想和目標,現在就看他對夢想到底有多堅定了。

    聽到這聲音,已經到達極限的白濤,用雙臂撐起身體。望了望場邊的記者,對!我的夢想才剛剛開始,不能倒在這里,爬起來必須爬起來。

    啊!聲嘶力竭的怒吼,震動了現場的所有人。

    金球獎,金球獎,金球獎!不知道默念了多少遍,終于到達那看似觸手可及的鐘點,看看時間還有二十秒可以休息。

    望著躺在跑道重重喘氣的白濤,此時的眾人懷疑的只有他拿金球獎的能力,卻不再懷疑他拿金球獎的決心,這小子真的很僵!

    娜塔莎不多想,趕緊拿著能量飲料去他身邊。肯帕看在眼里,這么短的時間。眼前的東方小子,竟然就征服了自己,以及不可一世的妹妹。如果能長留這名球員,絕對是俱樂部的一大幸事。

    接過娜塔莎的飲料喝了兩口,“咦,你怎么在這里?”邊說邊朝教練那邊走去,分組對抗馬上開始了。

    “我可是你們的名譽教練,不是,你再休息一下啊!”看著她搖搖晃晃的身子,娜塔莎又氣又鬧心。

    不顧阻攔,白濤領了紅色的馬甲。

    “今天的分組對抗形式很簡單,兩人一組,搶圈游戲,搶到皮球就可以休息。”羅斯對著眾人簡單說道。

    負責搶的兩人被眾人包圍起來,皮球在外圍隊員腳下傳遞,斷下皮球即可獲勝。這個游戲考查球員的耐力,判斷力,靈活度,還考驗兩個人的默契程度。既可以提高防守的搶斷能力,又能提高進攻的疏導和配合。

    “白濤肯帕第一組,羅斯朱利安第二組...”羅斯繼續補充道。

    這這這絕對是明顯的針對啊,雖說肯帕的搶斷防守能力很強,但白濤剛剛結束一萬三千米的魔鬼訓練。休息了20秒,又要第一組進行搶圈。正常教練都不會這么安排吧。

    不少隊友心里已經準備稍微放點水,眼前的少年帶給他們太多感觸。他們的心思白濤早就清楚,比賽開始前他走到娜塔莎面前,“請問全力以赴用德語怎么說?”

    汗水噼里啪啦的從眼前少年的額頭落下,蒼白的臉頰顯示著他已經接近極限,眼神中卻滿滿的都是堅定。

    不同于很多歐洲男子的浮躁,腦子里只想著和自己上床。也不同于以往看到的亞洲球員,中庸缺少個性。她不想說,她心疼,但下意識她已經將答案說了出來,那咄咄逼人的眼神讓她無力反抗。

    原來娜塔莎只是打算借助眼前的家伙,幫助自己擺脫學校庸俗繁雜的追求者,可現在她發現自己竟然逐漸變成一名追求者。

    我要成為你的夢想,你的期盼,你的愛;

    成為你的幻想

    成為你的希望,成為你的最愛

    你想要的一切的一切。

    伴隨著每一次呼吸,我對你的愛都會更加真實,

    更加瘋狂,更加深刻。

    女孩心中輕輕地哼唱著

    邁著困難堅定的步伐,白濤站在圈內,用德語大聲喊出:“全力以赴!”此時的他充滿了饑渴,眼神像一匹餓狼,目不轉睛的盯著隊友們腳下的皮球,好似一塊美味的肉。

    皮球在眾人腳下一次又一次的快速傳導,白濤一次又一次的摔倒,又一次一次的爬起,作為隊友的肯帕都有點失去了精神,拼搶的動作都放慢了。

    忽然,白濤腳步一亂,踉踉蹌蹌的倒向身后。肯帕快速將自己的后背靠了上去,兩人肩背肩。

    “Focus!”即便是隊長,白濤相信這個詞他肯定是知道的。

    聽到這個單詞,肯帕才意識到自己是多么的幼稚,對方可是拼盡全力,自己怎么能走神呢。

    兩人相視一笑,心里有了答案。接下來他們不再單獨的進行拼搶,而是共同緊逼持球人。面對兩人夾擊,還是經驗老道的隊長,眾人不敢大意。

    幾次拼搶都無功而返,因為白濤的體力現在根本不足以支撐他的動作,無法做出快速有效的逼搶。

    雖然這樣不人道,但隊友們形成了一種默契,盡量從白濤的方向傳出皮球。

    一旁的娜塔莎,開始在心里的小本本上,記下戲耍白濤的人,很快他就把所有人的名字記了一遍。

    哼!娜塔莎郁悶地兇狠狠地瞪了羅斯一眼,背后卻響起了掌聲,轉過頭發現白濤已經將皮球穩穩地斷了下來。

    此時他的臉上少了幾分疲憊,多了幾分驕傲。

    一開始就是他和肯帕的戰術,搶圈的難度就在于,你不知道對方會從哪個方向出球。可偏偏眾人忽略這個點,一心只想著白濤體力透支,短板反而成了長板。

    而且他們忽略了一個問題,白濤的體力恢復是非常驚人的。

    有夢想,有毅力,夠自律,有頭腦,懂配合,不狂妄。用不了多久,一定可以,一定可以征服教練的。

    白濤蹲坐在地上,微笑著看著天空,避開了隊長的眼光。

    科普君:任意球是對方惡意犯規,程度較重判罰任意球。尤其大禁區附近任意球,最為危險。

    足球放在犯規地點,一人射門,其余人接應。防守方擺設人墻,但不能上搶。只有在球發出一瞬間,其他人才可以動。

    腳法厲害的球員,甚至將任意球放點球踢。橡膠樹,電梯球都是有名的任意球。
福利彩票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