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神秘武則天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劉仁軌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劉仁軌

作品:神秘武則天 作者:香山湖 字數:371230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麟德二年秋,幾艘大船出現在黃海海面上。一位精神矍鑠的老人挺立船頭遠望大海,他身穿緋紅官袍,頭戴幞頭,腰佩儀刀,顯得威風凜凜,幾位東夷人跟在他后面,畢恭畢敬!

    老人看著遠處霧蒙蒙的海岸線,又看著波濤洶涌的大海,心潮起伏。一位東夷人問道:“天氣陰晴不定,海上風起云涌,使君確信咱們能夠安全渡過這茫茫大海嗎?”

    老人哈哈一笑,說:“確信!這條海路本使君已經來回七八遍了,從未出事,你們放寬心吧!看看我大唐的戰船,寬大平穩,船堅器利,履海洋如走平地,豈是你等小國能夠造得出來的?”

    東夷人連連點頭稱是。又一位東夷人走到船舷邊,看著飛翔的海鷗和遠山白云,迎著海風吟詩道:“沙鳥浮還沒,山云斷復連。”

    老人等了一會兒,急道:“下一句呢?朋友,求下一句。你倒是快點說啊,等得我花兒都謝了!”那東夷人急得抓耳撓腮,硬是吟不出來。

    老人手捻山羊須,掃了一眼大船,續詩道:“棹穿波底月,船壓水中天。”幾位東夷人齊聲叫好。

    這位老人是誰?為什么會出現在大海上?東夷人為什么如此尊敬他?想快點了解他,還是要從顯慶元年說起。

    那一年,他任職門下省給事中。一日,李治招他談話,說:“劉仁軌呀,洛州美女淳于氏的案子,卿聽說過嗎?”劉仁軌答:“唯!”

    李治說:“此案疑點重重,大理卿段寶玄復核的表狀在此,十分可疑!卿素以剛正勁直聞名,又熟悉業務,朕派侍御史張倫協助卿復審此案,希望能夠得到真相!”劉仁軌領命退下。

    給事中劉仁軌五十五歲了,整天兢兢業業,以報主恩。接案以后,劉仁軌以雷厲風行的辦事效率和聰明老練的辦案風格,很快查出大理丞畢正義徇私枉法,幫淳于氏開脫罪名,將他收監待審,淳于氏也被重新收監。

    中書侍郎李義府擔心畢正義受不住苔杖之刑,供出他這個后臺老板,就委托袁公瑜帶話給畢正義,逼他自殺滅口。畢正義惶懼不安,在獄中自縊而死。

    因死無對證,此案只好就此結案,劉仁軌上表交差。李義府是擁武派先鋒,當時得到帝后的袒護,侍寵用事,因為劉仁軌壞了他的好事而心懷怨恨。

    三年后,李義府終于找到一個機會,調劉仁軌出京,任職青州刺史。青州刺史和給事中雖然都是正五品上,但是當時地方官待遇一般比不上京官。

    顯慶五年三月,李治命蘇定方率水陸大軍十萬出擊百濟。青州刺史劉仁軌負責從海上運送糧草,時值臺風四起,不是運糧出海的時機,劉仁軌按兵不動。但李義府不斷下令,督促他運糧出海,否則將按軍法從事。

    劉仁軌不得已,派船出海,結果半路上遭遇大風,船被刮翻,運糧丁夫被淹死不少。朝廷派監察御史袁異式前往審訊,臨行前李義府暗示他加罪劉仁軌。

    袁異式到青州審訊后,沒有陷害劉仁軌,而是據實結案上報。朝議時,李義府說:“不斬劉仁軌,無法向百姓謝罪呀!”

    中書舍人源直心出列奏道:“海風暴起,不是人力所能抗拒的。”李治明白這件事的前因后果,命除名處理,劉仁軌以白衣從軍自效。

    八月十二日,蘇定方率軍討平百濟,生擒百濟王扶余義慈和太子扶余隆。

    朝廷以其地分置熊津等五都督府,留郎將劉仁愿和新羅王子金仁泰共同鎮守泗沘城,又以左衛中郎將王文度為熊津都督,安撫百濟的民眾。但王文度在渡海時突然發病而逝。

    龍朔元年三月,百濟將軍鬼室福信和道琛和尚聚積民眾占據周留城,派人到倭國迎接王子扶余豐,組建百濟復興軍,又引兵包圍劉仁愿鎮守的百濟府城。

    李治詔命劉仁軌為檢校帶方州刺史,率領王文度所部兵馬救援劉仁愿。六十歲的劉仁軌大喜道:“大難不死,必有后福,天將富貴我這個老翁啊!”

    臨行前,劉仁軌找州司要了日歷一卷和七廟諱,準備削平遼海后,頒示國家正朔,使東夷人遵奉。劉仁軌治軍嚴整,把王文度的軍隊管理得服服帖帖,然后率軍轉斗而前,所向皆下。

    鬼室福信和道琛和尚擔心兩面夾擊,轍圍而去,退保任存城。劉仁軌和劉仁愿合軍休息。李義府又發文書示意劉仁愿陷害劉仁軌,但劉仁愿不為所動。

    龍朔二年二月,蘇定方、契苾何力包圍平壤久而不下,又逢大雪,天寒地凍,**解圍而還。李治給劉仁軌敕書,說一城不可獨守,要求他要么到新羅去共同屯守,要么泛海西還。

    劉仁軌召集幕僚討論,認為皇帝想吞滅高句麗,所以先誅百濟,留兵鎮守,制其心腹。如果撤退,則吞滅之功盡廢,現在唯一正確的做法是堅守觀變,乘便進取,不可移動!部下都表示同意。

    五月,倭國中大兄皇子派軍隊護送百濟王子扶余豐歸國,被鬼室福信擁立為國王。八月,熊津都督劉仁愿、帶方州刺史劉仁軌大破百濟復興軍,攻拔真峴城,打通了到新羅的糧道。

    李治終于看清了劉仁軌的意圖,命沿海各州征召士兵,派右威衛將軍孫仁師率兵渡海,前往百濟援助大唐新羅聯軍。

    龍朔三年夏,百濟復興軍內部發生內訌,鬼室福信襲殺道琛和尚,合并他的兵馬,又假裝有病,想誘殺扶余豐。

    百濟王扶余豐懷疑鬼室福信謀反,設計逮捕了鬼室福信,將他斬首。然后派遣使者前往高句麗和倭國請兵,以對抗唐羅聯軍。

    七月,孫仁師和劉仁軌會師后,兵勢大振,然后召開諸將會議。有人想先攻加林城,劉仁軌建議先攻敵人的巢穴——周留城,得到諸將的同意。

    會議進行了分工:孫仁師、劉仁愿和新羅王金法敏率領陸軍進攻周留城的北邊,劉仁軌、杜爽和扶余隆率領水軍、糧船,自熊津江駛向白江,配合陸軍進攻周留城的西南邊。

    八月二十七日,劉仁軌的水軍在白江口和倭國水軍相遇了,雙方發生了激戰。大唐戰船有一百七十艘,體形很大,在江上排成陣列,載有七千余人。

    倭國戰船一千余艘,體形較小,載有一萬余人。倭國戰船先頭部隊圍攻大唐戰船,被大船反包圍,近戰倭國兵器不利,而唐兵都是雙手緊握陌刀或橫刀,以斷岳之勢橫掃千軍。倭兵死傷墮水者不少,**堅陣而守。

    倭將樸市田來津下令撤退了。第二天清晨,倭國水軍將領們和扶余豐商量對策,不看天氣情況,而是互相鼓勵說:“只要我們奮勇爭先,以一當百,拼死血戰,對方必然知難而退了!”

    隨后,倭將廬原君臣指揮水軍主力猛烈進攻大唐水軍堅陣。劉仁軌指揮大船自左右沖入倭船中環繞作戰,使小船難以回旋,再用火箭射擊。

    一時間,倭船紛紛起火,煙炎灼天,火光映得海水都變紅了。小船被夾住了掉不了頭,倭兵被迫紛紛跳水,淹死了很多人。

    驍勇的樸市田來津急得直跺腳,仰天長嘯,發誓報國,然后咬牙切齒殺入**,奮勇格斗,殺了幾十人,佩刀佩劍都砍斷了,被唐兵用陌刀砍死。

    百濟王扶余豐躲在船倉的角落里瑟瑟發抖,不料還是被唐兵發現了。他轉身倉皇逃竄,身上藏的金元寶和佩帶的寶劍也跑掉了,趁唐兵去撿寶貝的功夫,他跳上了另一艘船,手下親兵拼命劃船,終于脫離了危險,逃奔高句麗。

    此戰大敗倭軍,共焚燒倭船四百艘。廬原君臣害怕繼續打下去會變成光桿司令,慌忙率領剩余戰船撤退了。

    十天后,駐守周留城的百濟王子扶余忠勝、扶余忠志見大勢已去,只好打開城門率領士女、倭人和耽羅國使者投降了。倭國陸軍將領狄井檳榔、秦田來津得到慘敗的消息后,也率部乘船回國了。這就是著名的白江口之戰。

    倭國中大兄皇子擔心唐國和新羅乘勢進攻倭國本土,下令建造四道防線,并遷都到近江大津宮。此后的九百多年間,倭國不敢再入侵朝鮮半島。此戰后,倭國又派出遣唐使,開始全面學**唐先進的制度、技術和文化。

    百濟將軍沙吒相如、黑齒常之又率部再次歸降大唐,劉仁軌看他們忠勇有謀,又懂得感恩,所以送給糧仗,命他們率部進攻遲受信占據的任存城。

    任存城很快被黑齒常之攻下,遲受信拋棄其妻子逃走,投奔高句麗,百濟復興軍被徹底消滅了。

    平定百濟后,孫仁師和劉仁愿振旅而還,劉仁軌勒兵鎮守熊津都督府。

    劉仁愿回到京師后,李治在蓬萊宮宴請他,問:“卿在海東,前后奏請,都符合事宜,并且雅有文理。卿本是武將,怎么會如此通文達理呢?”

    劉仁愿對:“都是劉仁軌寫的,文書表章非臣所長啊!”李治點頭深表嘆賞,下令超加劉仁軌官級六階,正授帶方州刺史,并賜長安城豪宅一區,又厚賜他的妻子,派遣使者攜帶皇帝親筆璽書前往勞勉。

    劉仁軌感激李治的知遇之恩,披肝瀝膽,感恩戴德,盡心盡力治理百濟故土。主要做法是:

    ① 收斂戰亂遺留的骸骨,派人掩埋吊祭。

    ② 開通道路,整理村落,建立橋梁,補葺堤堰,修復陂塘。

    ③ 勸農耕種,賑給貧乏,存問孤老。

    ④ 頒布宗廟忌諱,建立皇家社稷。

    ⑤ 經營屯田,積糧撫士,以經略高句麗。

    在劉仁軌的善政治理下,百濟民眾安居樂業,經濟開始恢復增長!

    麟德元年十月,李治派遣右威衛將軍劉仁愿帶兵渡海以換防,敕劉仁軌帶舊鎮兵西還。劉仁軌上表陳述利害,自請留鎮海東。李治同意。

    百濟太子扶余隆在安撫民眾方面做得很好,受到唐朝的表彰。李治想調和百濟與新羅的關系,命扶余隆與新羅王金法敏釋去舊怨,建立同盟。

    麟德二年八月十三日,扶余隆與金法敏同盟于熊津城,劉仁軌和劉仁愿遵旨勸諭雙方和好,并站在一旁監督盟誓。

    劉仁軌大聲宣讀誓詞道:“新羅和百濟會盟,修百年之好,立百濟太子、司稼正卿扶余隆為熊津都督,守其祭祀,保其桑梓,依倚新羅,各除宿憾,結好和親!”觀禮者一齊鼓掌歡迎。

    同盟任務完成后,劉仁軌著手準備參加東岳封禪事宜,按詔書,應于十二月前趕到東岳之下。守衛兵暫時交給杜爽管理。

    派人通知新羅、百濟、耽羅、倭國使者到周留城集合,前往東岳贊襄封禪大典。四國使者聽說后,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高句麗王高藏得知封禪的消息,見諸藩酋長使節紛紛前往大唐贊襄大禮,自己如果假裝睡覺不理,不僅顯得自己孤掌難鳴,而且明顯失禮于大唐!因此他也派遣太子高福男到洛陽參加封禪,順便可以探聽李治的態度。

    中秋節過后,乘秋風送爽,劉仁軌帶領新羅、百濟、耽羅、倭國使者乘坐大船駛出熊津江,劃向黃海。由此出現了開頭那一幕。

    新羅王子金仁泰和百濟太子扶余隆也跟隨使團助封泰山!大唐戰船劈波斬浪,行駛在黃海上,一路上風光旖旎,海鷗飛翔。

    十月安全到達青州,劉仁軌大宴東夷四國使團,帶領貴賓游覽齊魯風光。然后向兗州泰山郡進發,十一月下旬到達泰山西北邊的靈巖寺。

    鑾輿尚未駕到,此前泰山剛下了一場雪。劉仁軌和東夷使者在靈巖寺休息,汲取清泉煮茶,和高僧大德談經論道。

    翌日,來到泰山南麓王母池,在岱岳觀休息,參拜老子素像,觀看鴛鴦碑上刻的岱岳觀造像記。

    想到即將與帝后相會于泰山,贊襄一生中難得一次的曠世盛典,劉仁軌心情激動,推開柴門,看著冰雪覆蓋的松林和巍峨的山岳,吟詩道:

    碧海煙歸盡,晴峰雪半殘。

    冰泉懸眾壑,云路郁千盤。

    接下來,劉仁軌和東夷使者游覽岱宗風光。到山腳下察看封祀壇和朝覲壇的修建進度,然后攀登天門云梯十八盤,登上日觀峰觀賞泰山日出和云海玉盤。

    又到天柱峰檢查登封壇,觀賞晚霞夕照和黃河金帶的壯美景色。從山上下來,經過黑龍潭百丈崖,欣賞飛泄而下的瀑布。

    東夷使者們被大唐帝國的壯麗山河打動了,震撼了,跳躍歡呼,表示不虛此行。有的人還沿途寫生繪畫,準備帶回國去珍藏。

    休息一天,劉仁軌又到社首山去查看了降禪壇,發現不合禮儀規格的問題及時會同有司處理。

    隨后,其他各州都督刺史陸續率隊來到泰山腳下,除鑾輿即將駐蹕的寺觀外,其他周邊寺觀和州府縣衙、民宿、酒肆都住滿了人,后來的隊伍只好就地安營扎寨,露宿于野。文武群官觀光之外,都翹首盼望著帝后的大駕光臨!
福利彩票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