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九五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異生之寒雨 > 番外篇 番外 三度雷劫 化生為誰?

番外篇 番外 三度雷劫 化生為誰?

作品:異生之寒雨 作者:可樂小楊 字數:505540 下載本書  加入書簽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位于中立區的中心地帶,一片偌大的林海之后,便是蒼茫的一片天地!

    這兒,是獸域!

    獸域內,無數的異獸種族生活著,中立區是非常龐大的,而獸域也是中立區的五個域中最大的一個,以至于,獸域的大小都快趕上其余四大洲的一個了!和人類相比,異獸無疑是要顯得更為團結一些,畢竟是以種族為群體,當然族內族外的斗爭還是有的,但是十分少見。異獸雖說有獨特的秘法化為人形,但那畢竟是少數,而且,低階異獸的靈智不高顯然是不足以跟人類對抗的。

    廣闊的獸域之內,還是時不時能夠聽到一些巨型異獸的吼叫的,可是,在獸域中部偏北的一塊萬里方圓之地,卻是越是隔絕,恍如仙境!在這里,看不到那些巨型的身影,也聽不到異獸的吼叫,只有青山綠水,萬里白云。以及……一群引人入勝的雙十少女陪著一只只長著多條尾巴的狐貍在玩耍!

    這兒,就是在整個獸域乃至整個中立區都十分著名的九尾族的領地!

    也是,整個異界最大的花壇!

    基本上每一個大型的異獸種族都有著屬于自己的辦法將異獸在為凝結獸元之前化為人形,九尾族也不例外。

    大型異獸種族是分別為外族和內族的,有些異獸,由于父母都已化形,從出身起,就是人形!這些存在,就是一個大型異獸種族的內族,小型的異獸種族是沒有內族的,分內外族的異獸種族,才能稱得上大型異獸種族,起碼也得有不止一位人皇強者坐鎮的!也就是本體為七變異獸!內族的異獸相比于外族的是具有天生的優勢的,出身就是人形態,天生就擁有人類的智慧,那就可以按照人類的修煉方法修煉,比起野生異獸多半靠時間和機緣來升階蛻變要快多了!

    九尾族內,那些少女大多都是內族族人,也有一部分是外族通過秘法化形而成的,但是,沒有男性這個原因,還真是沒有外人知道的,要說內族族人生下來的都是女孩子,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此時,就在九尾族境內的某處世外桃源般的地方,陽光明媚,清風吹拂,令狐劍晨很是自在地躺在一把竹椅之上,手中持著茶杯,享受這溫和的日光浴,悠然自得。

    “難得一回清靜啊!”懶洋洋的聲音從他的口中發出,卻是帶有著獨特的磁性,仿佛不知不覺間就能影響到周圍的人與物。放下手中的茶杯,再次自言自語道:“這幾天真是被那孩子吵得覺都沒睡好,操碎了心啊,后來在想想,也沒什么的大不了的,孩子們的事嘛,就讓他們自己去處理吧!可惜啊,我這英俊瀟灑的面龐都是憔悴了許多呀,算了,先睡個養顏覺吧!”

    隨著那獨具魅力的銀白色瞳孔閉合,這里的一切又歸于寂靜。

    然而……

    “老爹——”

    一道足以響徹天地的聲音就這么出現在令狐劍晨的耳畔。

    我們的族長大人一個翻身,差點沒摔出去!回頭一看,小狐貍那淡粉色的眸子里泛著幾抹幽幽的寒光。

    無奈地嘆了口氣,只得抱過她,寵溺地撫摸著她背上的毛發。

    “小芝啊,女孩子要文靜,特別是咱們九尾族的女孩子像你這么兇,哪個男的會要你!”

    “是嗎?那……呸!呸!滾!你這臭嘴!又想偷懶是不是!說好的讓我去度雷劫的呢!”小狐貍憤憤地道。

    “真是猴急!都說了那地方很危險的,你還小,用不著這么著急就去化形!最多幾年,你四變之后,再去化形,妥妥的!把你變成一個小美女!”

    “幾年!!人家都有孩子了!那我再去就成小三了!這怎么行!”

    “你現在插進去不也是小三嘛……”令狐劍晨撇撇嘴,偷偷的道。

    “你說什么!”小狐貍怒目瞪圓:“憑什么!他倆人就沒結婚!我追他犯法啦!”

    “額……你要這么說,我還真是無話反駁!但是,等這幾年也不犯法呀!”

    “但是我真的一刻也不想等了!”小狐貍垂下頭道:“好想現在就變成人去見他……”

    令狐劍晨不由得搖搖頭:“不是吧,你們倆才剛剛分開幾天啊,怎么搞得像幾百年沒見一樣……再說了,人家不一定還想著你呢!”

    “對呀!再拖下去,他不就把我給忘了嗎!哎呀,老爹!你想啊!如果不化形,我拿什么跟人家爭,到時候,搶不過人家,不也丟了您老人家的面子嘛!”小狐貍立刻道。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當年,我也是一時意氣用事,才會無腦地跑去跟林月痕那個家伙拼命,差點丟了小命,你現在呀,還是消停點好!”令狐劍晨果斷道。

    “哎呀——老爸——”硬的不行,說理說不通,小狐貍只好拿出看家本領——撒嬌。

    “好啦好啦!別來這套,我瞧你現在這個樣子也挺可愛的,我說你再溫柔點,學著去賣個萌,指不定那小子就喜歡上你呢!”

    “你的意思,我就只能去做他的寵物咯……真是胡說!如果我化形成功!我一定要把那林菲比下去,那笨蛋一定是本小姐的人!我要讓他天天給本小姐捶背按摩!給給本小姐當女仆!那畫面,真是想想就有點小激動!”

    “呃……”令狐劍晨一陣無語:“你以前不是最怕去那個地方嗎?現在怎么興奮成這樣!”

    “以前,我總是認為做異獸更自在,無拘無束,不用去遵循人類的那個繁文縟節。現在嘛,還不是因為那個笨蛋,讓我感覺人類其實也挺有意思的。”小狐貍解釋道。

    “也對啊!時過境遷,我們的小芝現在也已經長大了,好吧!那老爹就再陪你瘋狂一把!”

    ……

    九尾族的領地內,幾乎都是山清水秀,鳥語花香,除了一個地方……

    天空中陰云密布,隱約有著雷光閃動,傳來陣陣響鳴,下方是一片空地,空地中央,有一處高臺,臺的四角,插有四面旗幟,高臺之上還有一個小的圓臺,周圍分布著九盞燈。然而這里的一切都因為天空中的雷云兒顯得十分的陰森。

    這兒就是雷臺!九尾族四轉之后的雌性小狐貍都可以在這里渡雷劫化形。本來這兒的成功率還是很低的,但是九尾族確是有獨特的秘法。使得成功率達到九成以上,只是還是有些副作用的,那些女孩兒身后拖著的尾巴,還有頭頂的耳朵便是其中之一。

    一道雷光閃過,幾個人影便是突然出現在這雷臺之下。

    “老爸,我……我害怕……”雖然十分想化形,可是看到這翻涌的雷云,小狐貍還是有幾分源自心底的害怕!

    “我的傻女兒!你又想化形,又害怕這雷劫,你讓為父如何是好?”令狐劍晨無奈地嘆了口氣。

    “這……算了!那么多族人都過去了!本小姐一定能熬過去的!”小狐貍咬咬牙道。

    “那為父便親自為你主持,去吧!”令狐劍晨點了點頭。

    小狐貍也沒有過多猶豫,跳了出去,幾步越上高臺,立于圓臺地正上方,九盞燈的中間。

    “諸位長老,我們開始吧!”令狐劍晨對著周圍的幾人道。

    “是!族長!”

    緊接著,令狐劍晨以及另外三名長老各自飛到下方大臺的四根旗幟旁,雙手打出一套印決,點入旗幟中,那旗幟突然間就變得光芒四射,幾秒之后,一道道光線從旗幟中射出,射在那上方的圓臺之上,上面的九盞燈立即就亮了起來。

    隨著燈亮,天空中的陰云也是翻滾的越發厲害。

    “哧啦!”

    一道閃電劃破天際,霎那間,陰云密布漆黑的天空亮如白晝!

    而處于高臺之上的小狐貍則是被這道雷嚇得直接趴在了地上:“人家最怕打雷了……”淡粉色的眸子里散發著難以掩飾的恐懼!這是真正的源自心底的恐懼。害怕打雷確實是狐貍的本性。然而這股恐懼很快就被頑強所替代:“豁出去了!其他的族人都挺過去了!我為什么就不能扛過去呢!來吧!你霹我啊!”

    “哧啦——”

    天空中,一道閃電對準高臺直霹而下。

    下一秒傳來的就是屬于少女的慘叫……

    “不行!小芝定然承受不了這般雷劫!”令狐劍晨神色一凝,就要動身。

    “族長!不可啊!”一位族中長老急著道:“這個時候動手就前功盡棄了啊!這雷劫不會致命,卻有淬體之效啊!”

    “可是,小芝自從出身以來,何曾承受過這樣的苦痛!唉如果她肯好好修煉!也不至于……唉!就當是他的一個教訓吧!”

    ……

    這般雷劫,足足持續了半個時辰之久!再此期間,小狐貍的慘叫聲基本上就沒有停過,但卻是越來越小,不知道是她后來強行忍住了,還是根本沒有力氣了……

    終于,隨著最后一道雷光的消散,令狐劍晨閃電般沖上高臺。望著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小狐貍,令狐劍晨滿眼的心疼,卻也只能無奈嘆口氣。

    “爹……我……成功了?”小狐貍勉強睜開眼睛,望著令狐劍晨,軟弱無力地道。他此時幾乎全身都有著麻痹酸痛之感,更有著自尾部傳來的劇痛。可她還是堅持著問出了自己最關心的問題。

    令狐劍晨和藹的笑了笑,關切地道:“你現在很虛弱,我先帶你回去休息!”

    小狐貍沒有說話,她已經暈了過去。

    ……

    伴隨著一抹陽光射入,小狐貍緊閉的兩天的眼睛終于是睜開了。醒來之后卻是感覺全身上下說不出的舒爽,剛想動動看,卻又痛呼出聲:“哎呦!”那自尾部傳來的劇痛依舊存在著。

    “你醒啦?感覺怎么樣?”令狐劍晨在她醒來的一瞬間就已經知道了,這才問道。

    “別說廢話了,看看我,成功了沒有啊,我現在還是痛的動不了!”小狐貍急著道。

    令狐劍晨笑了笑,從身側拿過一面鏡子,放到小狐貍的面前。

    小狐貍瞪大眼睛看——粉色的眼睛,粉橙色的鼻子,還有兩只毛茸茸的耳朵……“我去!什么鬼,一點變化都沒有嘛!”

    “變化還是有的!”

    “哪里變了?”

    令狐劍晨嘴角泛起一抹壞笑:“你不感覺屁股很痛嗎?”

    “你怎么知道?”

    “你拿著到處唬人的四條尾巴,現在只剩下三條了……還有一條,被雷霹掉了!”

    聞言,小狐貍愣了愣,然后立馬又昏了過去。

    ……

    尾巴是九尾族身份的代表,尾巴的數量越多,實力自然越強。小狐貍身為令狐劍晨的女兒,一出身就有四條尾巴,這也說明踏在修煉上有著不俗的天賦,可它卻是十分貪玩,不肯專心修煉,一直到現在她也都是空掛著四條尾巴。

    如果是其他的族人,只要修為足夠,那斷掉的尾巴自然能夠生長回來,可是小狐貍不同,它本身修為太低,這天生的狐尾掉了,也就長不回來了!只能通過提升修為來復原了。

    這也是,為什么小狐貍聽到這個消息就昏過去了……

    “什么?還要試?你才剛恢復!”令狐劍晨也有些吃驚。

    “反正都這樣了,如果不繼續下去的話,那豈不是白白搭了一條尾巴進去嗎!虧大發了!”小狐貍委屈地道:“到現在還疼呢!”

    “你就……不怕再被打掉一條?”令狐劍晨問道。

    “……”小狐貍也是一陣沉默,然后開口道:“我知道自己不努力,不好好修煉,這尾巴,沒了就沒了!這次過后,我一定好好修煉,不再貪玩了!”

    “傻女兒啊!你要是早有這種想法,也不會白白承受這么大的痛苦啊!”

    “我現在算是知道了,當年你被切掉尾巴是什么感覺了!”小狐貍小聲道。

    聞言,令狐劍晨不禁老臉一紅:“那……那是意外……”

    ……

    第二次承受雷劫,仿佛比第一次用的時間還要長一些!足足持續了一個時辰,小狐貍,依舊扛了過來,然而……依舊還是失敗了。唯一的變化,尾巴又少了一條……

    “嗚哇——”小狐貍大叫:“老爹你怎么一點用都沒有!這都第二次了!怎么還是這樣!就不能讓我成功一次嗎!”

    “這……這真的不是為父的問題啊!”令狐劍晨無奈聳聳肩:“你要是稍微有一點修為的底子,那也不會這樣次次失敗了!”

    “什么啊!怎么可能是我的問題!肯定是你的問題好不!反正我現在只有兩條了,再被霹掉一條,我就不活了!”小狐貍帶著哭腔道。

    “好啦好啦!為父保證,這一次絕對成功,一定不會失敗!”令狐劍晨安慰道。

    “真的?”

    “真的!反正,你現在的尾巴數量已經跟上修為了,就算被霹沒了,也會長回兩條的!”

    “什么!我跟你拼了!”

    “哎呀呀……”

    ……

    還是同樣的地點,同樣的情景。

    四人主持著高臺,小狐貍在高臺之上咬牙堅持著。與前兩次不同,這次都已經在雷劫之下承受了兩個時辰了!小狐貍已經快到極限了,若是再繼續下去,小狐貍可能會有性命之憂。然而,令狐劍晨卻沒有停止這次雷劫,因為,現在的高臺之上已經布滿了黑色的霧氣。

    “有了前兩次的存在,小芝這次應該能夠挺過去!”令狐劍晨喃喃道。

    終于,雷光停止閃動,高臺之上的黑霧徹底成形,如同蠶繭一般將令狐小芝包裹的嚴實。

    看到這般情形,臺下的令狐劍晨也是松了一口氣。

    “三度雷劫……也終于是圓了小家伙一次心愿!”

    “族長,我還是有些不明白,為什么前兩次不施展秘法,讓小姐空受這般巨大的痛苦呢?單單是為了提升小姐的承受能力的話我們也可以做到啊!”這時,一位族中長老走上前道。

    令狐劍晨淡淡一笑:“小芝化形之后斷然不會安分的在族內等那個臭小子來找她,而四尾,在族內確實是象征著地位,但是在族外,那就是危險了。使用秘法化形的小芝有著四條尾巴定然會引來別人的注意,萬一她有什么危險……所以,這也是為了她的安全著想。”

    “其次,這也能給她一個教訓,這般貪玩,忘了修行怎么行!只是,也苦了這孩子啊,三次雷劫的滋味,可是真的不好受啊!難得她竟然挺過來了!”

    長老點了點頭,想來也是明白了族長的意思,天生四尾,外加這雷劫的三次淬體,這孩子的未來還真不一般吶!

    沒過多久,臺上的黑色霧氣也是漸漸的消散而去,卻是留下一具被燒焦狐貍毛遮蓋的少女的嬌軀。

    “唉!我苦命的女兒啊!”看到眼前的景象,令狐劍晨感嘆道:“這副作用,比我想象的要糟糕啊!”

    ……

    不出幾日,九尾族族長之女令狐小芝化形成功的事已經傳遍了整個九尾族,更是有著大量的族人向著族長居住的地方趕來,就是為了能看一看這九尾族公主的芳顏!

    而此時,小狐貍還躺在床上,緊閉著雙目。自從雷劫化形之后,小狐貍就一直處于昏迷之中,到現在都沒醒過。

    化形成功的她也確實擁有了傾城的容貌,如果韓羽在此,定然會發現化形后的小芝與一個人有著幾分相似,就是擁有著異界第一美人之稱的令狐若仙!

    此時的令狐小芝,由于秘法的副作用,沒有完全化形成功,依舊保留著一條狐尾,更是被白毛包裹著全身,連面部都有不少被遮住了,唯一可見的,除了緊閉著的雙眸,也就只有那淡藍色的長發了。

    令狐劍晨坐在床邊,輕撫著小芝的頭發。

    “小芝啊,快些醒來吧,這次你成功了。你不是一直想看看你化形之后長什么樣子嗎。”

    說著,右手自腰間一撫,一枚蔚藍色的丹藥靜靜的躺在手中。

    “若仙大人,我代小芝在此謝謝您的饋贈!”

    話落,便將丹藥送至小芝嘴邊,喂其服下。

    吞下丹藥之后,沒過多久,令狐小芝緊閉了數日的雙眼緩緩睜開。

    和之前一樣,她有著淡粉色的瞳孔。

    “爹……”聲音也沒變,依舊如以往一般悅耳動聽。

    令狐劍晨笑笑,也不說話,只是將身邊的鏡子遞到了她面前。

    望著鏡子中的自己,令狐小芝緩緩坐起身,一時間百感交集,不知道該說什么。

    “怎么會……怎么會這樣……這讓我怎么去見他……”

    然而,話還沒說完,令狐劍晨立刻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緊接著,從面部開始,那些白色的毛發在此時漸漸的就消失了。身體上唯一的遮掩之物消失了,一句堪稱完美的胴體也暴露在了空氣之中。

    突然看到鏡子里此時的自己,小狐貍臉紅了,沒來由的臉紅了……
福利彩票3d